68、全文完_贪恋我
狐尾的笔 > 贪恋我 > 68、全文完
字体:      护眼 关灯

68、全文完

  原淮愣了愣,然后目光火热地看喊他哥哥的人。

  叶幸茴小脸布满怂怂又可爱的笑,然后还满怀期待地看他,“啊?好不好?”

  原淮深呼吸,“不行宝贝。”

  她一秒变了脸色,要哭。

  原淮亲她一口。她撒娇,“一个~原淮,原淮哥哥,我以后都叫你原淮哥哥~”

  原淮叹气,“叫老公都没用了。”

  “……”

  原淮跟她低声道:“登记完,我就能听到你喊老公了,还要什么哥哥。”

  “……”

  啊啊啊,叶幸茴起来,溜走。

  原淮追上人,在卧室里把人从后面搂住,反手压在她大床上,然后附身。

  叶幸茴还没缓过来,就感觉他拉了被子盖住两人,她眼前一瞬间昏天黑地,接着,唇上就敷上一层微凉的触觉。

  他吻她。

  她隐约还含含糊糊听到一句,“你怎么那么甜,像不能补考的剑桥一样,没法回头。”

  她脸红,然后悄悄道:“我也是剑桥的哎。”

  原淮顿了下,随后定定看她,“……幸茴儿。”

  叶幸茴甜笑:“那毕业那天,你记得校长说了句什么吗?”

  他挑眉,“——感谢神授予你的学位?”

  “啊,你当时有没有在想什么?”

  “在想,还是应该感谢我家小幸茴儿。”

  她扬起唇角,“我也是~”

  大人们是在十点半左右的时候走的,原淮十点的时候被喊出去,因为他们觉得这个婚期,得让两人自己定。

  年尾刚好是两人的生日,所以,几人觉得可以安排在这个生日上什么的。

  不过叶幸茴觉得生日办婚礼,挺不好意思的。

  而原淮的生日在十月尾,太早了,来不及。

  最后……大家商量着,一致同意定在了叶幸茴生日第二天的圣诞节。

  叶幸茴那一秒看了看哥哥。

  叶幸周还是那副懒散的坐姿,搭着腿,面上含笑。

  收到她的目光,他瞥了一下,随后也是笑笑。

  这个事情说完,事就差不多了,原庸跟叶幸周说,最近找个他有空的时间,一起去览市一趟,吃饭。

  叶幸周没敢再说不用,毕竟书香世家的教授不许他胡来,真一言不合能揍他。

  加上……这种事情,他真不愿意做少了什么礼节,对不起他们兄妹俩。

  离开的时候原淮和父母一起走的,叶幸茴送到楼下,然后和哥哥跟朗庭一起上来。

  朗庭一路在和叶幸周说着和教授结亲家的好处其实真挺多,很多事不用问,只而一句话的事,特省精力。

  叶幸周瞄着走在后面踢踏一块小石头的叶幸茴,朗庭顺着看去,完了笑着招呼,“小幸茴儿,来。”

  叶幸茴抬眸,哒哒上去。

  朗庭摸摸她脑袋,“这时间过得真够快的啊,幸茴儿,一转眼你都这么大了。”

  “嗯嗯,哥哥你也结婚很久了嘛,那时候还说追不到法律系的姐姐。”

  他笑,点头,“是啊,哥哥我都结婚这么久了,你也该长大了。就是相当感慨,那会儿你才多大,十六岁,一到周末就背着小书包跑去城北大学。”

  叶幸茴仰头看星空,是觉得,恍若昨日啊。

  回了家没多久,叶幸周和朗庭在大半夜的时候又出门了,叶幸茴不用想也知道,俩人是喝酒去了。

  她洗漱完自己躺在床上,咕噜噜翻滚几圈,想着已经定下婚期了,再次觉得有点像做梦一样。

  想着想着,她就困了,不过睡前总觉得有什么事没做,但是想不起来,她就睡了。

  睡到半夜冷,她醒来,翻个身感叹没原淮哥哥的睡觉压根不是睡觉,没有一丝一毫的保险可言。

  想法刚落,她蓦然睡眼惺忪地睁眼。

  啊,原淮说今天登记,让她找户口本。

  昨晚她最后答应了,没有再石头剪刀布,因为他说了那句——还是应该感谢我家小幸茴儿后,她忽然就想马上跟他登记了。

  所以,她要找户口本呀。

  叶幸茴迅速起身,然后悄咪咪打开门,外面一片安静,主卧没动静,叶幸周不知道回来没,反正没声音,很好很好。

  叶幸茴跟做贼似的,哎啊。

  她踩着毛茸茸的灰色地毯,在初秋微凉的夜里屏住呼吸,到沙发前蹲下,悄摸摸拉开了一个抽屉。

  里面,啊,翻来翻去,没户口本。

  叶幸茴咬手指:“……”

  呜呜呜叶幸周藏起来了!!

  叶幸茴蹲坐在地毯,悲伤,怎么办呀,她难不成要去跟哥哥拿吗?这种高危举动真的让人望而却步啊。

  叶幸茴想想又继续找,会不会换地方了啊。

  她翻了翻别的柜子。

  可是家里柜子不多啊,就那么几个。

  叶幸茴深呼吸,抓狂。

  这时,身后传来开门声,接着就是脚步声,还有一句:“你大半夜,干嘛呢?”

  叶幸茴:“……”

  叶幸茴吓得坐在地上。

  叶幸周远远地盯着她一身睡衣,松散着头发的小模样,斜斜挑眉。

  叶幸茴干笑,“哥哥,哥哥你才回来啊?”

  “嗯。你找什么?”

  “没没。”她摇头摇得拨浪鼓似的。

  叶幸周哼笑,“找户口本?”

  “……”怂怂不敢说话。

  叶幸周挑眉:“刚刚才定日子,明天就要登记?”

  “唔~”细到听不见的声音。

  叶幸周点个头,回了房。

  叶幸茴溜回自己的房间,也不知道他什么态度,她不敢问了。

  想了想,明天再跟他说说吧,反正已经定了婚期了,哥哥应该不会太反对,但是这会儿他喝了酒,要是不舍得她,她这么着急拿,哥哥该伤心了。

  叶幸茴自己在床上继续早前的翻滚,哎,可是没有拿到,睡不着啊,怕明天误了原淮哥哥的大事,那原淮哥哥也该伤心了。

  翻着翻着,大概半个小时过去,她的门上传来轻叩声。

  她应了下。

  叶幸周轻轻扭开门,然后见她还很清醒的样子,无奈扯扯唇走进来,到她面前,丢下一本户口本。

  叶幸茴跟见到大奖似的,悠悠拿起来,放到枕头上,然后笑眯眯看哥哥,“哥哥么么哒。”

  “呵。”叶幸周哼笑,揉下眉心在她床边坐下,好像有话要说,但是想了想,也没开口。

  叶幸茴悄摸摸问:“哥哥你是不是觉得我就是个撒手没?”

  “你就是啊。”

  “……”她笑开,“但是你幸茴儿永远都是你的小宝贝的,我赚了钱会孝敬你的。”

  “用不着你孝敬,你哥是不会自己赚钱吗?”

  “也是啊,你钱挺多的现在,不用我。”

  叶幸周睨她,“我不指望你赚钱,你才多大。”

  “我都二十五了,毕业了。”

  “在我这,你永远是个小孩子,七岁到十来岁那个,一动就哭的小孩子。”

  叶幸茴鼓起腮帮子,觉得没面子,但是也挺想小时候的。就是想归想,还是长大了好,“小时候虽然挺无忧无虑的,但是还是长大了好做事呀。”

  “好谈恋爱?”

  “才不是!”她羞恼道,然后说,“长大了,我就不用你照顾了嘛,我觉得你以前一边读书一边照顾我,一边还要赚钱,好辛苦的。”

  叶幸周顿了顿,侧眸看身侧,他家小幸茴儿裹着被子,只露出一个小脑袋,那个脸还仰着看天花板,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叶幸茴其实只是觉得眼睛有点泛酸,不想低头。

  叶幸周淡淡说:“不辛苦啊,你展随哥哥还挺羡慕我,老说你听话。你确实听话,除了原淮这件事,其实也没给你操过什么心,当时也是怕你考不上,那就真的该我操心了。”

  叶幸茴马上眼底越发的酸了,但是她脸上又笑了笑。

  “朗庭哥哥说,你读大学的时候,就是又要养你自己,养我,还要准备出国,挺不容易的。”

  “没觉得,觉得都挺值得。”

  “值得什么?”

  叶幸周缓了缓,伸出长臂摸摸她的脑袋,“为了我家小幸茴儿现在能在这无忧无虑和哥哥说话,跟我要户口本,都值得。”

  叶幸茴眼底闪过水光了。

  叶幸周的手掌宽大暖热,声音也是少有的清晰地透着一股温柔,叶幸茴以前觉得她都没真切感受过他的温柔,所以听朗庭说,他对肖虞就很温柔时,挺新奇的。

  今天好像就在他这轻轻声音里,还有揉揉脑袋的动作里,感受到了。

  叶幸周道:“来览市读高中,除了能见哥哥,其他什么也没有,城东后来也回不去了。”

  叶幸茴眨眨眼,看哥哥。

  叶幸周微笑,低语,“我家幸茴什么都没有,哥哥就想总有一天要让她有的。”

  叶幸茴吸鼻子,“呜哥哥。”

  他收下手,语气依旧平缓淡然,“叶明均给不了你的,哥哥都会给你的,我家幸茴儿那么乖,那么棒,什么都必须有。”

  叶幸茴眼底铺满水花,眼神茫茫地看着哥哥,看不太清,她就伸手去擦擦眼睛,“哥哥。”她吸吸鼻子,然后说,“我们虽然离开城东了,但你不是说你在,北市就有家了嘛,我就真的觉得没什么。你大四的时候我们住在你校外那间租来的房子时,我就觉得比在城东好一千倍,我一直都有家的,一直都无忧无虑的,钱也够花,你不用努力给我什么的。”

  叶幸周笑了笑,又拍了拍她的脑袋。

  叶幸茴想起两年前遇到的城东那一家人,“小时候你在我就什么都不怕了,我觉得你就是无所不能的,城东本来就不属于我们,离开那儿胜过所有。”

  他低笑,点点头,“那就好。”

  叶幸茴:“你后来,遇见过他们吗?哥哥?”

  “英国回来就遇见过。”

  “是不是也跟你说了什么不好的?”

  “倒没有,”他淡笑,“叶明均说他公司不行,他们现在一家的生活都成了问题,他儿子学费都要交不起了;他老婆说她对我们其实还可以,这么多年了,都大人了,没必要记得那些了。”

  叶幸茴:“找你要钱吗?”

  “嗯。”

  “那……那你给钱了?”

  “老子哪有钱?钱都买房了当时,就你睡的这,剩下的,一万,百万,都是你的嫁妆。”

  “……”叶幸茴嚅嚅唇瓣,“那他们没骂你什么啊?”

  “有啊,”叶幸周笑了笑,“但是当时刚好肖虞在,她跟李絮说,没钱就去乞讨,国家又没规定不能乞讨。”

  “……”不愧是我酷飒小姐姐。

  原来哥哥遇见过啊,难怪她见到时,李絮那满脸的阴郁。

  叶幸周又笑了笑,然后起身了,“睡了啊,不早了,户口本上哥哥是户主,没什么好说的。”

  “嗯嗯,哥哥晚安。”

  “晚安。”

  门关上后,叶幸茴躺下去,摸来她的户口本,翻了翻。

  随后开心愉快地压在枕头下睡觉,哦,睡前她又拿出手机拍了张照,发给原淮。

  “原淮~明天约。”

  原淮已经睡了,但是他早起,翌日早上七点就看到消息,瞬间醒神了。

  翻身起来就回复:“九点我到啊,宝贝。”

  然后起来洗漱完他就下楼了,早餐都不吃就一路在车水马龙中驱车到市区叶幸周的小区楼下,看下时间,才八点半。

  他发信息给叶幸茴,“起了吗宝贝?”

  “你不会到了吧?”

  “差不多,忙完下来。你男朋友等你。”

  “好哒~”

  叶幸茴回完,默默去看窗户外,结果真的看到了楼下原淮的黑色跑车……

  她默了,真的到了哦。

  叶幸茴马上简单化个妆,她长得好,五官都超精致的那种,皮肤也白腻光滑的,所以化不化妆,其实差距不大。

  换了身衣服后,她没停留地拿了东西就溜下楼了。

  一出电梯就看到原淮同学在外面,坐在车里听着歌,清晨城北的初秋阳光穿过车子洒落在他脸上,使得那副无可挑剔的五官越发撩人。

  男人目光落在外面的树木上,没玩手机,也没玩游戏,就心无旁骛地等她。

  叶幸茴眼底禁不住泛过笑意,然后踩着高跟鞋默默过去。

  他闻声看来,一秒伸长了手过来给她开门。

  叶幸茴上去,凑近亲了他一口,“早安,原淮。”

  原淮丢开拉安全带的手,捧着她的脸吻了上去,“早安,我家小幸茴儿。”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完啦,谢谢大家一路支持呀,写哥哥和小幸茴真是超开心,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每个字都好愉悦

  《温柔的某某某》开文的具体时间出了会放在文上,还有专栏里,如果有收藏专栏开文的话它也会显示开文了,所以大家注意看文案和专栏就好了。

  哥哥的文也在专栏里。

  谢谢大家,么么哒,下次见。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wdb.cc。狐尾的笔手机版:https://m.hwdb.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