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提亲。_贪恋我
狐尾的笔 > 贪恋我 > 66、提亲。
字体:      护眼 关灯

66、提亲。

  兄妹俩一高一低面面相觑。

  叶幸茴喊完全名,在哥哥灼灼的目光下,怂了。

  叶幸周缓了缓,在床边再次坐下,喘气。

  叶幸茴看着他拿着户口本,人垂着脑袋不动,一副抑郁的样子,小声喊:“哥哥,你,你怎么了?”

  “别喊我,无福消受,再喊享年二十七。”

  “……”

  叶幸茴小可怜样地坐下,屈膝下巴抵在上面,悄咪咪看他,不敢说话。

  叶幸周缓过来了,起身,“没登记就好,睡。”

  叶幸茴一点也不敢再提毕业结婚的事了,毕竟刚刚情急甩了句她还小……

  人出去后,她挫败地倒在床上翻滚,想着到时候能不能成呢,怕是有点难呢。

  叶幸茴摸来手机打开微信,想和原淮说说这事。

  不过这么晚了,也不知道他休息没,算了,别给原同学添堵了。

  ……

  她想的那个人,倒是还没休息,才十一点,他父母去爷爷奶奶那儿才回来,两位老人工作时住市区,过年过节喜欢安静,所以住在比这还深的郊区,开车要半个钟以上。

  进来后他妈妈见他先回家了,有些意外,笑笑上楼了。

  原教授则没看他,直接去厨房热牛奶。

  原淮看到他在等着的时候,喊:“爸。”

  原教授从厨房看来,随后懒洋洋走到客厅,“干什么?”

  原淮笑笑,“坐坐啊,我跟您说个事。”

  原教授看着儿子如沐春风的神情,缓缓伸手推下眼镜,落座。

  原淮:“您到时候,去不去给我提亲啊?”

  原庸一副早猜到了的淡然神情。

  他人叠着腿卧入沙发,瞥他:“现在问这个干吗?”

  “我这不是要毕业了吗?”

  “你毕业就要结婚?”

  “不然呢?我还需要再培养个两三年感情啊?”

  “……”原庸缓了缓,问,“那你确定你毕业就结婚,叶幸周能答应把妹妹嫁了?”

  原淮默了默:“应该意见不大吧,虽然挺早,但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了。”

  完了,他问,“所以,您给不给我提亲。”

  原教授摇头,“不给。”

  “……”原淮放下手里虚握的水杯,认真喊,“爸。”

  “我都不想要你这个儿子。”

  “……”原淮笑,“我哪儿不好了?就让您帮一个忙而已。”

  “而已?”原教授深呼吸,起身,“一个忙你已经让你爹遇到平生大难了。”

  原淮看着他进厨房拿起牛奶,转身上楼的背影,笑笑,“爸,再商量下……”

  原教授脚步没停:“你当初不是答应自己去吗?我遵守自己说过的话,不去,你也麻烦言出必行。”

  原淮:“……”

  他倒入沙发,叹气,惆怅。

  不过想了一会儿,原淮也没再忧心了,反正还有两年,本来也没打算一次性搞定,下次回国再说……

  而且他下次回国,还得也去大舅子那儿探探口风,大舅子的态度比他爸重要。

  第二天初二,两人见面一起单独吃午饭,叶幸茴得知原同学首战失败,笑了。

  原淮揉她脑袋,“还笑,嫁不成我,很开心?”

  她乐得不行,然后偷偷和他说了昨晚的事。

  原淮闻言,“这样啊?那先别说,回头我来。”

  “很危险的。”

  他瞥她,一边捞火锅给她一边道,“比起没你,危险根本不值一提。”

  叶幸茴心动了,超级心动,为原淮哥哥这句话。

  年后几天俩人就回去了。

  剩下剑桥的日子只剩两年不到,回去后,两人继续忙着更加密集的学业,准备毕业。

  原淮是本来打算年尾圣诞再回来时,和大舅子说说事,毕竟又一年过去,实在没剩多少时间了。

  但是叶幸周和朗庭中间刚好有事去英国,也顺道拐去看看两人。

  自从毕业,叶幸周没再去过剑桥了,这趟是刚好也在伦敦,所以比较近,就想着几个月没见他家小幸茴了,电话里各种软哒哒地说着想他,他就和朗庭拐来一趟。

  傍晚几人在他们住的房子吃火锅。

  吃到中间,朗庭说:“幸茴儿明年能毕业吗?”

  叶幸茴头都不抬,自信道:“肯定可以哇。”

  朗庭点头,毫不吝啬地夸赞,“厉害。”

  叶幸茴笑眯眯,吃完一口蔬菜,看哥哥。

  叶幸周坐在对面,餐厅的白炽灯洒在他脸上,使得那副五官帅气之余,隐约有点冰冷的感觉。

  果然他开口,也是无情的,“我俩都是直接毕业,谁夸我了?”

  “……”

  原淮笑了笑,伸手摸摸叶幸茴的脑袋。

  叶幸周越过桌子瞥瞥他,随后莞尔一下,转眸看叶幸茴。

  小朋友嘟着小嘴,虽然被男朋友摸头了,但是这回儿眼神盯着火锅里沸腾的汤水,还是有些失落。

  叶幸周心里轻叹,跟她道:“你能考上剑桥就行了,延毕不延毕,不重要。”

  叶幸茴挑眉,看去,“什么?”

  朗庭笑着给说白点,“就是我们小幸茴儿已经很棒了,你哥哥很欣慰了,他要求你的,就是考上,其他他不要求,我们小幸茴已经是骄傲了。”

  叶幸茴有些意外,然后定定看哥哥,笑了,“真的哦。”

  叶幸周看着这人瞬间飘过春风的脸色,无奈一笑,“那毕业后呢?都回去还是?”

  原淮点头,给叶幸茴捞了火锅里的海鲜,“回去。”

  叶幸周看叶幸茴,她笑笑,“那,我肯定也回去啊,我总不会一个人待在这吧。”

  叶幸周觉得其实也没什么意外,她本身并不留恋国外,如果他没考剑桥,没因为家里的原因让他想出国,她绝对是跟着他一起在北市读大学,读博的。

  所以现在,男朋友都回去了,她自然是一样不用多说的。

  朗庭听到说都回去后,忽然问,“对了,那你们毕业后……”他笑了笑。

  叶幸茴看他,“嗯?”

  原淮继续给她捞菜的手一顿,他听出来朗庭的意思了,所以扫了下叶幸周。

  叶幸周显然也看出来朗庭的意思,不过他微顿后,就一动不动继续吃。

  原淮因此也不敢贸然接话,只装作也听不懂,问朗庭:“嗯?什么?”

  朗庭轻咳低笑,“就是,毕业都二十五了吧。”

  叶幸茴这会儿刹住吃东西的动作,听明白了。

  然后叶幸周因为她的动作,也一副才听懂的模样,抬起眸。

  原淮与斜对面的大舅哥对视一下,随后笑笑给叶幸茴把菜放入碗里。

  叶幸茴心有点虚,都不敢低头大口吃了。

  完了,原淮看朗庭挺感兴趣的模样,就悠悠开口:“毕业,嗯,确实不小……”他看看叶幸茴,又再次去看叶幸周。

  这两眼基本就意思明了了,朗庭直接扭头也看叶幸周。

  后者盯着妹夫,“毕业要结婚?”

  叶幸茴觉得这白炽灯的光很冷一样,好像现在是冬天似的,它散发的白光里都带着冷气一样。

  呜呜呜呜呜呜,它终于是来了。

  修罗场预定。

  叶幸茴埋下脸。

  叶幸周瞥了她一下,看她几秒,就明白了,她是知道的,就是说,两人说过这个话题了。

  他再次悠悠去看原淮,“嗯?”

  原淮点头,微笑,“对……我是想,毕业后结婚。”

  叶幸周一眼不眨,手中的筷子彻底没动了,不过他倒是没发脾气,半晌,挺温和地问,“为什么,原淮,那么着急干什么?”

  原淮也不疾不徐道:“不是着急,是一直等的就是毕业。”

  朗庭回味了下这句话,打破桌上微微火热的气氛,笑说:“你小子是不是一早就想结婚的?要是大学毕业没再读,就那会儿结了?”

  原淮点头,“差不多是这意思。”

  叶幸周安静一分钟,看叶幸茴。

  叶幸茴偷瞄哥哥,不敢说话。

  他问:“你什么意思?”

  “唔,我……”

  “你也想毕业就结婚?”

  “我,我都可以。”

  朗庭失笑,这话很有求生欲了……都可以。

  叶幸周也被这句话惹的,就是说,她想结婚……

  但是他如果不同意,她也会听话,等等。

  他忽然想起过年时,她吞吞吐吐地跟他说有话要说,最后因为他以为她登记,就惹得忘了这事,没说。

  所以,就是,她也想结婚,想和这小子结婚。

  叶幸周没有过年时以为她偷偷去登记的火气,毕竟到时候二十五了,不是过年时的二十三,已经过了两年。

  虽然他还是很意外于她毕业就要结婚,才毕业就想换个身份生活,可是,他也不是二十一岁时的冲动少年了,一言不合把她在烤肉店里训得眼泪汪汪,好像全世界把她抛弃了,不是,不是全世界把她抛弃,是他是她的全世界,他把她抛弃了。

  然后她一边害怕还一边哭着让他不要不理她。

  他缓了缓,呼了口气,还伸手去火锅里捞了菜去她碗里。

  叶幸茴吓呆,都不敢吃。

  叶幸周道:“为什么想结婚,你告诉哥哥。”

  叶幸茴看原淮,有些茫然,不过叶幸周无论如何难得这么好说话,她虽然害羞,还是肯定马上道:“嗯,就,没必要再等什么时候了呀。”

  一句话,桌上空气一静。

  叶幸周继续吃东西的手也再次停住,好像一句话,把他堵满了。

  朗庭也觉得确实,这句话说得挺合适,本身也是很有东西,两人是真的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从高二到博士毕业,从国内到国外,再回去……所以,有什么理由还不结婚,还等着呢。

  叶幸周点点头,没再说话,继续吃饭。

  叶幸茴心虚了,又想开口又怕叶幸周生气,毕竟过年时他以为她领证时态度很大……

  等到吃完饭,她才小心翼翼喊他:“哥哥……”

  叶幸周瞥她,看着小朋友怯怯的眼神,还偷瞄朗庭,一副他要是训斥她就马上求救的准备。

  叶幸周轻呼口气,最后看了一眼原淮。

  随后,点点头,“行,想结就结,我没意见。”

  叶幸茴一秒看原淮,他笑笑,跟叶幸周道:“谢谢哥。”

  话落,叶幸周又开口和朗庭道:“到时候你去跟教授谈这事。”

  朗庭:“……”

  叶幸茴:“……”

  她马上起身,“呜呜呜呜哥哥!”

  叶幸周挥挥手,拐到客厅去:“我不反对,我同意你结婚,但是和教授这事你真的去让你朗庭哥哥给你办。”

  朗庭在后面乐得,“其实我也不好意思你知道吧,和曾经教我们书的教授谈这种事,关系还挺好。”

  叶幸茴哭了,怕他越这样说叶幸周越不愿意,马上过去,“哥哥你不要说了。”

  朗庭愉悦得不行,摸摸她脑袋,“真的啊,小幸茴儿。”

  “啊啊你再说叶先生真的不愿意了。”

  叶幸周倒在沙发:“不用他说,你哥这么大个人还不懂得思考问题吗?”

  “……”

  叶幸茴过去,在沙发边泪眼汪汪地看他。

  叶幸周扭开脸。

  她彻底哭了,“你还没同意……”

  叶幸周:“我同意了。”

  “你没有,你都不给我办,朗庭哥哥又没义务给我操心这些。”

  “我有义务啊?”

  叶幸茴有模有样地抽泣,“你……你是我监护人啊。”

  “你都快二十四了还监护人。”

  “呜呜呜呜呜呜呜,我心里年龄还小的。”

  “……”叶幸周抬头,“还小你结什么婚?”

  “你果然不同意。”

  “……”

  朗庭忍不住了,笑着揽上她到沙发,“傻瓜,他会给你操持的,不担心啊。”

  叶幸周:“我不会。”

  叶幸茴:“……”心碎一地,她忽然扭头去看原淮。

  后者从厨房出来,走近直接亲她额头一下。

  那两大人默默扭开脸。

  叶幸茴也刹住眼泪汪汪的神色了,害羞,脸红。

  原淮带着她到沙发坐下,然后和叶幸周道:“确定不行吗?”

  “你爸也不会同意的。”叶幸周惆怅地仰仰头,靠上沙发。

  原淮:“为什么?我知道你们关系好,但这不是亲上加亲吗?”

  “普通人关系好可以亲上加亲,但我是他学生!他教出来的。”

  “……”

  叶幸周电话响,就出去了。

  客厅里只剩他们三个,朗庭见此,微笑跟原淮道:“你去跟你爸说,他是比较关键的,他要是不答应,叶幸周答应也没用啊。”

  原淮颔首,“我知道了。”

  没多久叶幸周和朗庭回国了,剑桥又恢复了往日的安静。

  不过叶幸茴一直有些忧心哥哥那个态度,但是原淮一点不担心。

  发现他这情况后,有天深夜两人闹腾完,原淮搂着人在怀,温柔哄她睡,叶幸茴就忍不住问:“你怎么一点不担心呢。”

  “担心什么?”

  “就,你爸……”

  “你哥哥我不知道,但是,我爸会去的。”

  “为什么?他不是说了让你自己去吗?”

  “他是不想去,现在一早也不愿意答应我去,但是到时候,一定会的。”

  “为什么呢?”叶幸茴好好奇,明亮的双眸认真地看他。

  原淮亲她一口,“因为我是他儿子,他还能放我不管?”

  “这样啊~”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我自己去,不合礼数,你觉得我们这种家庭,我父母会这样不尊重亲家吗?不尊重你吗?加上你哥还和他关系这么好。”

  叶幸茴倏然脸红,“啊。”她埋下脸。

  原淮愉快低下头去蹭她,“是吧,不用担心,等下次回去了,我就再说说好话,第二次的时候,我就跟着去,提亲。”

  “啊啊啊啊,不要说了,我不嫁了。”

  原淮挑眉,“你说什么?”

  “不,不嫁了。”

  原淮一把翻身压住人,亲,“再说一遍。”

  叶幸茴刚要张口,却声音全部被他吃进肚子里,这男人没给她一丝一毫说话的机会了,开始欺负人了。

  下次回去是二十四岁时暑假,原淮直接跟自己妈妈说了他毕业要结婚的事,然后让妈妈先去给他探探口风。

  席禾雲就很友好地去跟丈夫说了这事。

  夜深人静,夫妻俩准备就寝。

  原教授还没上床,就听夫人说:“你那个学生,已经答应他们结婚了。”

  “我也答应啊。”原教授道,完了去掀开被子。

  席禾雲,“那你去给他提亲吗?”

  “不提。”

  “哎,你还真让他自己去提啊。”他夫人扯住被子不给他。

  他看来,“有本事撩女孩,怎么没本事提亲?”

  “……”席禾雲失笑,“老公……教授~”

  原教授轻叹,坐在床边仰仰头看头顶的灯,“我还要不要面子了?我跟我学生去提亲。”

  他夫人很乐,“我觉得那孩子挺好说话的啊。”

  “这不是好说话不好说话的问题,那是我学生。”

  “我到时候跟你一起去的呀,我来说。”

  “请问我可以不用去吗?不都一样。”

  “……”他夫人笑倒,拍拍他,“你怎么这样啊,就一个儿子好不好,我不管,必须去。”

  “这儿子我不要了。”

  “……”

  这次离开回英国后,就是为毕业做准备了,不会再回。

  叶幸茴前后也没再和哥哥提过这事,叶幸周也没说,不过她想着,叶幸周也估计不会真的到时候交给朗庭吧,不理她吧~

  不过原淮为了万无一失,还是不时会在电话里和他妈妈说起这事,主要是让他妈去给他继续游说原教授。

  叶幸茴每次听都很不好意思,哎,原淮哥哥真是心酸,结个婚太不容易。

  第二年两人毕业回国。

  回去那一阵是年中,叶幸茴和哥哥一起住,白天就出去和原同学玩玩玩。

  叶幸周表面上说她什么时候毕业都可以,没有夸她,但是她回来那一阵,他可温柔了,要什么给什么,完完全全就是很欣慰的老父亲心情。

  每次和朋友舍友吃饭,舍友聊到小幸茴儿回来了啊,厉害了,从她高一看到博士毕业,真是一段漫长岁月,也都说他厉害,愣是养大了。

  叶幸周也是愉快非常,是啊,养大了。

  展随让他哪天把人带出来一起吃啊,叶幸周又从美好中抽回神了。

  朗庭笑说:“别戳叶大哥心窝了,小朋友现在一天二十小时和男朋友待在一起,回不回国都那样,见不到人的。”

  众人大笑。

  祁运北说:“我还记得大四叶幸周知道那天,给气得喝了一夜酒,现在是没气了,熬不过小朋友。”

  展随跟叶幸周道:“她还是很听话的,她先听你的话,再做自己的事,有能力也有想法,我家那个败家玩意弟弟要有小幸茴儿一半懂事,老子折寿二十年也可。”

  大家伙又笑倒。

  叶幸周莞尔一下,觉得这些年,确实她也没让他真正操什么心的,相反,很暖心的,时不时会来一句贴心的话,什么长大会孝敬他的,她会在北市陪他的。

  不过他真不需要她孝敬什么。

  叶幸周喝多了,记起了小时候......

  十一岁时父母离婚,她才七岁,要跟着他妈妈去览市。

  因为他不走,离开那天她就哭成泪人,整个跟一只泡了水的洋娃娃一样,舍不得他,他抱着在机场哄了好久都哄不好。

  大概是从小他们父亲就不关心孩子,不关心她,所以她万分依赖他这个哥哥。

  所以多少年后,他都觉得,为了小时候那个怎么哄都哄不好的小人,做什么都是可以的。

  这晚着实喝高了,叶幸周回到家时都不太醒神了,卧入沙发想休息会儿去洗漱。

  刚坐下,电话响了。

  迷迷糊糊一瞥,上面显示着.......教授。

  叶幸周接通,“喂,教授。”

  原庸温和又平淡的声音在电话中传来,“明晚你有空吗?”

  “有。怎么了?”

  “我明天过去一趟。”

  “什么事您还亲自来,我过去就行了。”

  “你来不合适,提亲。”

  “......”

  叶幸周安静两秒,被酒精麻痹的神经一瞬间清醒。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wdb.cc。狐尾的笔手机版:https://m.hwdb.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