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跨年。_贪恋我
狐尾的笔 > 贪恋我 > 50、跨年。
字体:      护眼 关灯

50、跨年。

  那扇包厢门里安安静静的,可能是隔音太好,叶幸茴也听不到里面的说话声,所以她蹲了会儿,就站起来。

  虽然恋恋不舍想要听八卦,但是没办法,她还是快速地趁机溜到原淮的包厢附近。

  末了她发信息给他:“我到了~你是不是出来带我一下O(∩_∩)O~我不好意思自己进去啊。”

  一转眼,里面就出来一个身影。

  叶幸茴背着手在身后靠墙,眼神一个对视后,就垂下眸,掩藏住某种的小笑意。

  原淮走近,“你哥同意你来啊?”

  “偷溜来的。”

  他失笑,“那进来。”

  “什么人啊?多吗?”别一进去像那边一样。

  “有班里的人,涂宥他们几个喊的。”

  “那不行唔,跟着你进去就大家都知道了。”

  原淮笑,“都是自己人,没事。”

  叶幸茴小眼神躲躲藏藏,须臾后,才跟着进去。

  里面果然有班里其他女生,不过不多,一两个,其中一个是班长,见到他们俩好像虽然有些惊讶,不过人不是八卦的人,也只是笑笑。

  其余大多是男生,虽然眼神也暧昧,还起哄了一层,但是叶幸茴觉得只要不是在班里,还扛得住。

  她跟着原淮去坐下,这边虽然也是歌曲喧天,但是就没有那么的烟雾缭绕和酒气肆意了,虽然也有喝酒,但是没那群成年人那么猛。

  叶幸茴刚坐下就收到信息,以为是哥哥找她了,结果打开手机一看,是陌生人的信息,说他是朗庭~

  问她在哪里。

  叶幸茴马上说遇见同学了,在别的包厢,报了房号。

  他就安心了,吩咐待会儿要回去了告诉他,他送她回去。

  叶幸茴心想,哇她哥哥这会儿百分百不在ktv了,然后嘱咐朗庭照看她~

  叶幸周真是好厉害啊,人不可貌相……

  哦不是,他本身看着就不是平常人。

  他不在叶幸茴就趁机多玩了会儿了,毕竟今晚过后是真的没得玩了,不会再和原淮同学私下见面。

  待了会儿,原淮同学也带着她出去了,这人居然也是随手打开了隔壁一个空包厢,然后牵着她进去……

  叶幸茴莫名脸红心跳,男生是不是在ktv都这么随手来的……

  但是……也,她也反驳什么。

  在隔壁两人世界了小半天,快十一点了,虽然这两天学校人性化的没有太早的门禁,但是叶幸茴还是被朗庭追击电话说得回去了。

  她就先走了,原淮还在那儿待着。

  叶幸茴溜回叶幸周的那个包厢,找到朗庭他们几个,然后果然没见到叶幸周。

  朗庭拿起外套就带着她出去了,展随和祁运北没有跟着。

  进了ktv的电梯,叶幸茴想起来朗庭送她的生日礼物,笑眯眯跟他道:“哥哥,谢谢你的礼物~”

  朗庭摸摸她脑袋,低笑:“谢什么,傻瓜。”

  叶幸茴愉快问他:“我哥哥呢?怎么你送我呀?”

  朗庭莞尔,穿上歪头懒洋洋道:“出去后就没再回来了。”

  叶幸茴真是八卦到爆哦!马上好奇心非常大地问:“那个很飒气的,好像叫肖什么的女孩子,那个校花,她和我哥哥什么关系啊?”

  “肖虞,她……”

  电梯到了,朗庭扬扬下巴,两人走了出来。

  外面下着稀薄的小雪,朗庭招手打了辆出租车,带着人上去后跟司机说:“去一中,谢谢。”

  叶幸茴继续问刚刚的话题,“嗯哥哥?他们俩是不是有什么关系的?”

  朗庭看看她,“你哥哥没跟你说过?”

  “没有,他老是说小孩子不要问太多。”

  朗庭卧上椅背,一笑,“所以,哥哥也不知道要不要跟你说,叶幸周这人,什么都藏着,谁也不说的。”

  叶幸茴没懂,“什么意思?不能说吗?那,那你告诉我两人是不是不正常就行了,她是你们同学吗?”

  朗庭点头,又摇头,摸摸她脑袋温柔道:“不是同学,肖虞才大三。”

  “哇,她才大三……”

  “嗯。然后,两人是不正常。不过你哥这人,我说他心沉似海吧,”他莞尔,“所以,他谁也没透露什么的,全宿舍就只有我知道他的事。”

  “真的啊?”

  “嗯。所以,等他自己告诉你吧?嗯?”

  叶幸茴笑眯眯的,“你说了他会把你大卸八块呀。”

  他笑着点头,“必须卸了。”

  “好啊那我不问了。”她笑,坐好。

  回到宿舍,忙好洗漱完已经十一点多,叶幸茴和原淮发了句晚安,然后他刚好好像才回家,两人就聊了几句,她就睡了。

  圣诞后的北市一直处在结冰状态,很少有阳光好的时候。

  后面白天在教室,大家除了学习,也没什么特别的交集了,只不过偶尔眼神不小心碰撞到,还是会下意识停留。

  不过叶幸茴也不敢停留太久,因为班里的人,特别女生,有点注意到他们俩,偶尔见她看向原淮那边,总会嘀咕什么。

  连同桌都偷问过她,是不是和那位有什么啊,说班里的女生有在传。

  就这么直到了跨年那天,那天晚上叶幸茴和舍友们在操场散步。

  一中学校是附近几个中学中最大,也是最豪华的,所以每年跨年都是人山人海的一个去处,很多人在操场玩。

  然后她逛着逛着,收到原淮的消息,喊她看电影,起初她是拒绝的,但是原同学软磨硬泡,祭出已经买好的电影票,她被迫就去了。

  结果从操场离开的时候,才八点多,但是电影是九点多才开场的,他直接把她先带到了海边玩了一圈。

  服气,骗子……

  最后看完电影,已经临近十二点,不过今晚因为跨年,一中门禁很晚,所以两人慢悠悠散步回一中。

  一路玩玩闹闹到女生宿舍楼下,叶幸茴害怕被人发现,赶他走。

  他说:“不走。”

  “原淮!”

  “等零点。”

  叶幸茴吓到,连说几个不要,“零点被逮了可一点不浪漫。”

  他失笑,敲敲她的贝雷帽,“尽会瞎说。”

  “明年和你等吧,”她仰仰头看天空的烟花,有些不好意思,但又很清晰,“明年你要还没喜欢别人,我就和你等零点。”

  “喜欢别人?”

  “啊。”

  “你再说一句。”

  叶幸茴眼角余光瞄他一下,含着笑意轻哼,“明年、后年,后年一起在大学里等。”

  原淮勾勾唇,愉悦点头。

  再玩闹了两句,原淮才恋恋不舍地离开宿舍区,出了一中。

  没多久,从宿舍四楼走廊,就看到漫天的姹紫嫣红。

  和原淮同学的第一个年,跨过去了。

  元旦放了一天假后,就重新上课。

  这天难得的有阳光,二楼的教室被晒得一片金黄。

  叶幸茴趴在桌上看书,听到原淮进来的时候脚步声,下意识去看了眼,随后就收到同桌的暧昧眼神,还凑近再次悄悄问她:“你和原淮真没什么?”

  叶幸茴火速摇头。

  同桌:“可你好像经常会去看他啊~他那天自习课好像也对你挺,班里好多女生都觉得你们有问题,跟我说没事的啊。”

  叶幸茴屏住呼吸,翻书,坐好,一整个早上都不敢去看他了。

  相安无事半天后,下午第一节上英语课,叶幸茴被喊起来回答问题。

  但是这道题,是她盲区,她盯着讲台看了一会儿,少见的答不出来。

  不过在她说了句sorry后,英语老师也没有脸色不好,只是转头喊了别人:“原淮,你来答。”

  一秒后,忽然大半个教室传来低笑声。

  叶幸茴差点晕倒,茫茫然地眼神四下地看……

  台上英语老师抬起头,也是一脸茫然,“笑什么?”

  一下子笑声更大了。

  老师眼睛转了转,没说什么,继续让原淮回答,他回答上来了,然后两人就都坐下。

  叶幸茴以为没事了,但是下课时,忽然收到英语老师的信息,喊她到办公室去一趟。

  叶幸茴:╭(╯^╰)╮。

  去是去了,但她硬扛着没承认。

  不过下午放学就有些心不在焉……她拿出手机想要告诉原淮,以后得越发低调了,不然要完呀~

  但手机刚拿起来,她脚下没注意,忽然踩到雪滑了下,接着扑通在雪地里帅了一跤。

  边上的赖星吓到,火速捞起她。

  叶幸茴敛眉,站起来,接过赖星给她拿起来的手机,人再弯身揉揉膝盖,继续走。

  回到宿舍一看,磕伤了。

  赖星看着她脚都肿了,说:“要不要去校医室?”

  “算了,走到那儿我都废了。”她笑。

  沈苑娅和另外两个舍友拿着饭卡要去吃饭。

  路过扫了眼,有人问,“怎么了?摔了啊。”

  赖星马上回头,“对啊。你们要去吃饭?那待会儿顺便去校医室给幸茴拿点药吧,跟医生说摔了。”

  “校医室今天好像没开。”一个舍友说。

  赖星:“那去校外吧,附近前阵子不是开了家大药房。”

  几人对视一眼,其中一人道,“雪挺大的,要是吃完饭没雪就去,要有也不太方便。”

  赖星微顿,看了看外面阳台,雪大吗?

  几人转眼出去了,赖星看看叶幸茴,“没什么过节吧?怎么不太愿意的样子。”

  叶幸茴摇摇头,“没事,算了,也不是那么疼。”

  “待会儿她们要没买我给你去买。什么呀奇奇怪怪的今天。”赖星站起来,去给她收阳台的衣服,边走边又说,“哦不是今天,我总觉得,你自从曝光了和原淮的事情,宿舍里有几个就说话一直怪怪的。”

  叶幸茴想了想。

  赖星道:“喜欢不去追怎么别人还不能喜欢吗~”她收完回来,又说,“你今天被英语老师喊了是吧,问你俩的事?”

  “嗯。她说有同学说我俩确实有问题……可班里的同学,我总觉得,不会说吧,而且我在班里,除了那次自习打牌,从来没和他说过话呀。”叶幸茴托腮,茫然,“不至于那次,就明确说我俩在一起吧。”

  “别的班的。我们宿舍不是有几个老去隔壁宿舍玩,简语和刚刚离开那三个,隔壁常客。”

  叶幸茴挑眉,“这么说,我以为只是在宿舍里说,结果其实全校皆知了,TAT。”

  “就是啊,沈苑娅还总说你瞒着没说,骗我们。看这么一说,她们有意思吗弄得所有人都知道,他妈谁敢说啊,搁我我也不说啊。”

  叶幸茴叹气。

  很快苏园回来了,听说她摔了,就和赖星一起去给她打水。

  洗漱好叶幸茴就爬上床去躺着,她也没胃口吃,膝盖疼。

  刚好原淮发来消息:“吃了吗?”

  “没有噢~”

  “怎么还不吃?不早了。”

  “我下午被英语老师喊去问话了。”

  “??咱俩的事?”

  “嗯嗯。不过我没承认,(*^ワ^*)。”

  原淮笑,“挺厉害啊。”

  “但我放学摔了,所以加起来,挺没胃口的。”

  “……”

  再说了几句,原淮就说他出门给她送药了。

  叶幸茴开心等着。

  过了二十分钟,她手机就进来一条消息,“到宿舍区了,能走路吗?不能的话让其他人帮你拿。”

  发完消息,原淮压低头上的帽子,人靠在女生宿舍附近的一颗树下。

  正等着,忽然看到远处一个宿管人员走来,他默了默。

  早前她才说被英语老师喊去问了,这要是被宿管发现,不太好吧。

  他倒是无所谓,但影响了他小幸茴儿三好学生的形象不行。

  有个女生路过,看向他,原淮扫了眼,好像她宿舍的?

  他喊了句,“同学。”

  沈苑娅站停,他走过去,“麻烦帮我把这个,给你们宿舍的叶幸茴。”

  沈苑娅愣了愣,随后“哦”了声。

  人走了,她拿着手上的药袋看了看,走向宿舍楼。

  随后看到身后也要进去的宿管,她忽然道:“阿姨,你把这个东西帮我拿到408给我舍友好吗?我饭卡落食堂了。”

  宿管接过,“什么东西啊,你回来拿上去就行了。”

  “是药呢,刚刚人男同学专门拿来的。”

  “男同学?”

  她看了一眼,随后点点头,上楼去。

  苏园刚打开宿舍门要下去帮忙拿东西,忽然就遇见脸色不怎么样的宿舍阿姨。

  叶幸茴被喊了名字后,接过药,然后再被训了好几句。

  什么一中禁止早恋,男女生最好不要过多接触,被抓到是要记过的

  叶幸茴一脸茫然地挨完训,和宿舍里的几人你看我我看你,一脸茫然。

  他不可能把药给这宿管吧……叶幸茴简直晕乎乎了。

  没多久宿舍门推开,沈苑娅进来,然后和叶幸茴道,“你那个原同学给你买药了,那她们两个出去逛街了我就不让她们买了?免得浪费。”

  叶幸茴从床上看下去,“你……原淮让你帮我拿药吗?”

  “对啊。”

  “那你,为什么给宿舍阿姨啊?”

  “我没空啊,我饭卡落食堂了。”

  “那她怎么知道是,男同学给我带的?”

  “她问了啊,就说了。”

  “……”

  赖星一脸抑郁地盯着她,“你缺心眼吧。”

  沈苑娅挑眉,“我怎么了?拿了东西还落不着好?”

  苏园:“不是,你怎么能说是……”

  叶幸茴摆摆手,“算了算了,园园别说了。”她翻个身埋入被子,生无可恋地呼气。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wdb.cc。狐尾的笔手机版:https://m.hwdb.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