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开文大吉~_贪恋我
狐尾的笔 > 贪恋我 > 1、开文大吉~
字体:      护眼 关灯

1、开文大吉~

  贪恋我

  ,fuiwen/文

  十月份的北市,天气明显有要转凉的趋势了。

  午后阳光透过窗户洒落满屋,广播站的室内被照彻得明媚舒服,一点也没有了以前的那种灼灼燥热感。

  叶幸茴切了正在播放的歌曲,对着广播说:“请初一至初三年级的同学,高一至高三年级的同学,前往小操场集合开会。”

  重复了一遍后,她重新继续放歌。

  回去落座时,手机进来一条微信,她瞥了眼,是舍友赖星发来的,点歌,下一首点的……告白。

  叶幸茴:“……”

  她悠悠回过去,“换一首吧。”

  赖星发来:“为什么~伐开心,你明明昨天还在宿舍里听这首歌,为什么今天就嫌弃人家。”

  叶幸茴笑了:“我是在听电台,电台里放的,再说宿舍和这能比么?这学校广播站呢。你是不是情窦初开喜欢上哪个男同学了?”

  舍友发了个大笑的表情,然后神秘兮兮喊她:“叶小姐。”

  “嗯?”

  “这话应该我问你。”

  “?”

  叶幸茴喉咙不舒服,轻咳了下,拿过边上的矿泉水,打开轻抿一口。

  手机继续进来舍友的消息,她一直盯着,舍友问:“你说,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叶幸茴微呛了下。

  边上的广播站成员郑凝抽来纸巾递给她,她微笑道谢,然后轻拭了拭嘴角。

  放下后,她拿起手机回复:“什么?”

  赖星:“已经被我抓到了!别糊弄!!”

  叶幸茴一脸茫然,不多时,播放器里的那首歌完了,边上的郑凝去放了一首小幸运。

  舍友大概在教室听到了歌声,就又回复过来:“小幸运听多了,我要听告白!!!”

  叶幸茴浅笑叹气,“明天吧,这首放完开会了。”今天是国庆假期结束后第一天上课,学校要开个会。

  叶幸茴听郑凝回来告诉她,可以先去排队,这她一个人就好。

  她微笑点头,就起身了。

  出了广播站,叶幸茴悠闲地踩着小幸运美妙的旋律,从楼梯下到地面,再穿过铺着日光的绵长走廊,很快和学生们会合在一起。

  下一秒,肩头一重,专门在路上等着她的赖星笑嘻嘻出现。

  两人一起走在人群中前往学校用来开会的小操场。

  叶幸茴想起刚刚的话题,问:“你刚刚说什么?抓到我什么?”

  赖星挽着她的手,狡黠地凑近:“我说,你是不是自己偷偷和班里同学好上了?”

  叶幸茴还是很不解,挑挑眉问:“为什么这么说?和谁?”

  赖星:“坐你隔壁组的那位!!人很高!!很帅的那位!!”

  叶幸茴想了想,她坐在三组,坐她隔壁组的,就是四组的人,还很高,很帅……

  好像从第一个位置到最后一个,也就只有一位是大部分人都承认颜高腿长、五官很是完美,无论怎么看,都没有一处死角的人。

  她默默问:“姓原的那位?”

  舍友朝她眨了一个妩媚的眼。

  叶幸茴脸一红,知道她猜对了,毕竟,这也不难猜,目标太明确。

  不过,怎么好端端说她和人家有什么,她不自在地问:“他怎么了?”

  赖星:“你俩是不是有什么?”

  叶幸茴摇头:“没有啊。”

  赖星:“那你校章为什么在他手上!!!为什么!!!”

  叶幸茴一顿,低头看自己的校服胸口,果然,干干净净的,印着她名字与相片的一中校章不见了。

  她回想一下,刚刚下课要去广播站的时候,她从座位出去时为了避让别人,就靠到他那边的的桌子,因为两人坐同一排嘛,只是不同组。

  所以……就是那会儿校章掉了?被他捡了?

  叶幸茴点点头,好像也只能是这样,不然掉别处他肯定捡不到。

  她回舍友,把事情说了一遍,“刚刚掉的。那你怎么知道的?”

  赖星:“他拿着个校章在指尖玩,转来转去,转去转来,动作真的好帅气好撩人,我就看了眼,然后发现竟然,竟然是我亲爱的舍友的。”

  叶幸茴:“……”

  她想了想那个画面,自己的照片在一个男生手中,来来回回旋转,触碰,叶幸茴莫名头一晕。

  她轻咳一下,问:“那你怎么不去跟他拿呢,说你是我舍友就好了。”

  赖星猛烈摇头:“不不不不,我不敢去和他说话,搞得跟我故意去和他搭讪似的。”

  叶幸茴:“……”

  赖星笑:“嘿嘿嘿,你自己去,哦不,我觉得他会自己找你的。”

  说话间,两人已经顺着人流走到小操场。

  一中初升高,共有六个年级,开大会是一起的,所以场面尤其盛大。

  两人在人群里钻了一会儿才找到自己的班级。

  班级都按身高排队,叶幸茴身高不错,和同宿舍的赖星一起排在了比较靠后面。

  隔壁一行就是男生的队伍了,同样是高的站后面,不过男生女生虽然站同一排,可身高就有点悬殊了。

  叶幸茴刚站好,边上就停了一个男人,她余光注意着,身高腿长,穿着一身干净利落的、有点运动风的藏青色一中校服,一只手抄在口袋中。

  印象中,那个原淮就是一直站在这里的。

  叶幸茴正要顺着这个人的腰把目光摩挲上去,确认一下,但他刚好……好像看过来了。

  叶幸茴停止住意图,随即眼珠子默默转回来,人保持着一个微微半阖眼的状态。

  他也不知道在看什么,目光停留在她这个方向似乎有一会儿,然后,在上面校领导开始讲话的时候,他忽然低声开口。

  “同学。”

  叶幸茴顿了顿,没动。

  须臾,他又喊了一声,“同学。”

  叶幸茴眉眼微动,难不成是在喊她??

  她缓了缓,装作是听到声音好奇看去,结果,一转头就猝不及防撞入一双墨黑如浩瀚夜空般的眼。

  她怔住。

  少年薄唇缓缓勾起,声音在台上浑厚的讲话中,淳淳像一道泉水干净清澈地流淌过来,“我好像,捡到了你的东西。”

  叶幸茴不知道说什么,只干干微笑一下,点头,“哦。”

  对方:“?”他闲闲地问,“就这样?你不要了?”

  叶幸茴:“……”

  她默了默,伸手,“谢谢。”

  原淮:“没带出来,放班里。”

  叶幸茴:“……”

  她又“哦”了一声,悠悠地匆匆收回手与目光。

  眼角余光中,对方也慢条斯理地收回视线了。

  叶幸茴偷偷去看,现在只能看到一边侧脸,浅薄的阳光晒在他鼻梁处,使得少年原本就无可挑剔的五官似乎越发笔挺,那道分明流畅的下颔线一样,更加显得……过分的好看。

  叶幸茴其实不是第一次和这个人说话。

  头一次是上学期高一放暑假,她收拾完东西准备回家,但是行李箱放了书,太重了,宿舍又在四楼,她拿不下去。

  一筹莫展的时候,在宿舍围栏看到下面有个同班的男生路过女生宿舍,所以她厚着脸皮喊了声。

  小小的一声,因为实在不好意思。

  但没想到他听到了,抬头看了起来。

  她很脸红,但是已经喊了,就只能趴在围栏上继续下去,她跟他说,可不可以上来帮她拿一下行李箱。

  结果他听完安静了几秒没动,她瞬间心怦怦跳的,就怕人直接迈腿走了,毕竟四楼啊,还行李箱,然后又不熟。

  后来他就忽然绕到女生宿舍的大门,进来了。

  她才发现,他刚刚是可能因为楼层高,听不清她在说什么,需要回味一下。

  所以在明白什么意思后,就进来了。

  按平时,女生宿舍是男生止步的,但是放假就可以随意出入了,因为好多家人都会来帮忙拿行李。

  但是她家里距离不是很近,就没人来,所以。

  看到喊着的那个人最终出现在四楼楼梯口的时候,她就整个兴奋到爆炸。

  ……

  正边看着人边想着,他忽然转过头来了。

  叶幸茴:“……”

  她僵僵收回视线。

  对方却没回过头去,而是似笑非笑看她一眼,随后慢悠悠道:“我真没带出来,不是不还你。”

  叶幸茴:“……”

  她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因为是他,所以她下意识多注意一下。

  她悠悠浅笑,低语:“我不是想这个。”

  “那你想什么?”

  “……”

  这时候,在操场巡逻的年级主任忽然从这条过道走过,停到两人中间,背着手看看两人。

  叶幸茴呼吸一滞。

  年级主任:“我看你们俩很久了。”

  叶幸茴:“……”

  主任:“你们在这里干什么?你看我我看你,是谈恋爱吗?”

  叶幸茴:“……”她红了脸看对面的人,小声道,“没有啊,随便,聊聊。”

  主任转头看她,“这种场合你聊什么,你怎么不和我聊?同学。”

  叶幸茴:“……”

  下一秒,边上的原淮笑了笑,风轻云淡道:“你有什么好聊的,几十层代沟。”

  年级主任转过头去:“????”

  叶幸茴:“……”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wdb.cc。狐尾的笔手机版:https://m.hwdb.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