扼杀_沉靡(强取豪夺)
狐尾的笔 > 沉靡(强取豪夺) > 扼杀
字体:      护眼 关灯

扼杀

  喧闹的高铁站,广播站的女音在不停播报,两个难舍难分的情侣在拥抱告别,沉晚清悄无声息地从他们身上转移视线。

  周楚昱把行李箱递给沉晚清,四周人来人往,依依不舍得拉着沉晚清的手,目光缱绻。

  周楚昱见状开玩笑说:“要不要我们也抱一下”

  沉晚清挣脱桎梏,双手插入大衣兜里,宽慰道:“不用,我很快回来”对着周楚昱摆了摆手“拜拜”

  单薄的身影穿过汹涌人潮,消失在人群中。

  修长的身躯直直站在原地,目光紧紧锁定着沉晚清离去的方向,想挽留却于事无补的那种无力感。

  沉晚清在高铁站的座椅上失神静等许久,回想着过去与周楚昱相处的点点滴滴,脑海里莫名出现一幕周楚昱除夕夜独自在餐桌上吃饭的样子,心一点一滴被动摇,酝酿许久,拿起手机按下了那通电话,等待接通的时间格外长。

  滴一声

  两声

  叁声

  就在沉晚清以为对方不会接听时,手机那头突然响起一声温柔男声:“清清,怎么了,据你的班次还有十九分钟,是等着急了吗?早知道就陪你...”

  “周楚昱,跟我回家过年吧”他的话语被沉晚清打断,电话那头沉默许久,等待间隙听筒那段透着播报声,好像是在机场,沉晚清以为他没听见又重复一遍:“周楚昱...我说..要不要跟我回家过年”

  电话的止不住的笑意从听筒传来,庄重而又兴奋地说:“要”

  周楚昱的科技公司刚起步,明天原本是跟硅谷那边的科技公司商谈合作,就在周楚昱以为春节要在出差中度过时,可出乎意料地接到了沉晚清的电话,仅仅一秒中,周楚昱就做好了选择。

  佟助理看着自己老板不知电话那头说了什么,自从接了那通电话就傻傻愣在原地,等他回过神结果就被告知放年假了。

  一个小时候后,那辆显眼的古思特稳稳停在了路边,在路边等待许久的沉晚清正提着行李要放后备箱时,却被后备箱的礼品震惊到了,沉晚清指着没地方放行李的后备箱诧异道:“你这是干嘛,我爸又不抽烟,还有这人参,虫草,怎么还有围巾,周楚昱你这太夸张了”

  “第一次女婿去老丈人家过年,总不能空手吧,腾个地方,行李还能放得下”

  被乌云笼罩的天空折射出一缕阳光,直到彻底驱散阴霾,重见太阳。就这样两个人踏上了回家的高速,一路上周楚昱的嘴角就没下去过,沉晚清不禁摇摇头,手机铃声在寂静的车内被无限放大,周楚昱按下接听。

  对方操着一口流利英文询问周楚昱两方合作是否延后,周楚昱处变不惊的回答:“查尔斯,不好意思,过年我不在我老婆她可能会伤心,所以我觉得另选时间比较合适。”

  查尔斯浅笑几声:“好,那就年后,周先生看来很疼爱你老婆。”

  “我老婆脾气不太好,不敢不爱。”

  沉晚清望着窗外,路边风景不断往后倒退,听到这句话,沉晚清心里有些触动,脸上挂起淡淡的笑容。

  刚挂完电话的周楚昱,无意瞥见沉晚清表情,开口询问:“老婆,笑什么”

  沉晚清思考了下说:“周总,为了新公司,这是春节也打算出差吗”

  周楚昱直视前方,边开着车边说:“总不能以后孩子出生后,让他喝西北风吧”

  他好像变了,是彻彻底底的改变了,好像真的变成了当初为了接近沉晚清伪装出来的那个模样,那个文质彬彬的周楚昱,真正喜怒无常、目中无人的他好像被他自己一点一点扼杀了。

  回家的旅途总是充满期待,期待着阖家团圆。当刚进小区就看到沉晚清父母早早站在楼下迎接时,周楚昱心底害怕不被接受的顾虑彻底被打消,二老的虚寒温暖又一次让周楚昱有了家的感觉。

  对于周楚昱带的礼品,二老一边责备一边又合不拢嘴,周楚昱很快适应新女婿的身份,帮忙贴对联,一起去超市买菜,回归到普通不能再普通的平常人生活。

  新年一家人团员时刻,除夕夜一家人聚齐围坐,谈笑风生,借此机会周楚昱首次向沉晚清的家人表明要娶她的决心,就在欣慰地赞赏着周楚昱时,唯独沉晚清的父亲沉泊忠表情严肃,没做任何表态,晚饭后,沉泊忠把他叫到书房,一个小时周楚昱喜笑颜开地从书房出来,沉晚清刚想问谈论的什么,哪知亲戚家小孩拥着周楚昱去楼下广场放烟花,就此作罢。

  漫天烟花坠落,沉晚清站在楼下广场,静静一旁看着他们其乐融融地拿着仙女棒,你追我赶,沉云舟走到沉晚清旁边,直直盯着他们:“你是不是喜欢上他了?”

  这时周楚昱点燃了一个喷泉烟花,无数星光从地面喷涌而出,星光余晖着落在周楚昱英俊地脸庞,感受到沉晚清炙热地眼神,朝她相视一笑。

  沉晚清环着手臂,明亮双眸闪过一丝情意,不确定说:“大概吧。”

  不知道是不是爱人在身边的缘故,那晚的烟花好像格外漂亮

  愉快的时光一直持续到初二晚上,这几天周楚昱一直跟沉云舟挤在一块,一开始周楚昱想找个酒店,赵枚觉得不合规矩,开口就是让沉云舟出去住,让周楚昱住在沉云舟房间,周楚昱觉得挤挤没什么,就这样沉云舟不情愿地跟他挤了在一张床上。

  沉晚清走到沉云舟房间门口,看着正在收拾行李的周楚昱,有些话犹豫要不要说出口,缓缓走过去,拉住周楚昱的手:“周楚昱,我们出去谈谈。”

  见沉晚清如此严肃,周楚昱心也跟着紧张起来了,给她套上外套,两人在街上漫步,因为新年缘故道路两旁许多店铺还没开门,大街上散发着些冷清的味道。

  周楚昱觉得沉晚清故作神秘,调侃道:“什么大事,还要咱们两个人单独谈,该不会是对我图谋不轨吧”

  沉晚清停住脚步,拉住周楚昱的胳膊,表情依旧严肃,舔了下唇,无力的垂下头,艰难开口:“周楚昱,我心软了,我们可以结婚”顿了顿“但是,我们先等会要孩子可以吗?”

  周楚昱不可置信到道:“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我说孩子我不想要,婚可以结”

  周楚昱几次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可竟哑口无言

  沉晚清情绪有些激动,音量也大了几分:“你不觉得我们之间掺杂着太多的问题吗”

  周楚昱一把抓住沉晚清的胳膊,语气坚定道:“我没觉得,沉晚清,我没觉得我们之间有什么问题”

  沉晚清嗤笑一声:“那你知道一开始我就没想要这个孩子吗?”

  周楚昱说:“我知道”

  “那你知道苏则让我窃取你们公司研发程序吗?”

  就在苏则发给自己那几份文件之后,间隔了两晚,当周楚昱熟睡时,沉晚清蹑手蹑脚走到书房,平时周楚昱对自己没什么防备,除却他自己用电脑办公,偶尔沉晚清也会用电脑来学习,家里除了周楚昱就只有沉晚清能踏足书房。夜深人静,沉晚清呆呆地坐在电脑前,不一会儿又把电脑关上了,当时发誓要让周楚昱受到惩罚,紧要关头自己竟莫名狠不下心。

  周楚昱沉默须臾,眼底尽是悲伤,缓缓开口道:“我知道,第二天一早我就知道了,我的电脑都有浏览记录,我知道那晚你偷偷去了书房,但是你不是什么都没有做吗?所以沉晚清当时你心里是有那么一点在意我的,只是你不知道”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wdb.cc。狐尾的笔手机版:https://m.hwdb.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