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奶_沉靡(强取豪夺)
狐尾的笔 > 沉靡(强取豪夺) > 吸奶
字体:      护眼 关灯

吸奶

  周楚昱赶到h市的医院时,沉晚清已经被推进产房,门口只有赵枚来回踱步,赵枚抬头看到周楚昱傻傻站在走廊,似乎是因为跑的太着急,头发有些凌乱,呼吸气喘不一,她迎上周楚昱说明情况,周楚昱看着紧闭的手术门,内心焦急不安。

  手术室里的沉晚清配合着医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腹部有什么东西被抽离,她无力抬起眼皮,看到医生手里抱着一个被泡的皱巴巴的婴儿,医生把她放到一旁不断敲打着婴儿的后背,片刻后,医生脸色严肃,婴儿久久没有哭出声,一时之间产房气氛也变得紧张起来。

  沉晚清转过头,定睛一看,发现婴儿已经全身发紫,她颤抖着声音问不远处的医生:“她..怎么了。”

  其中一个女医生见沉晚清虚弱模样有点难以启齿,处于职责但还是如实告知:“宝宝被羊水呛到,医生正在抢救。”

  话还没说完,沉晚清的眼泪就控制不住掉了下来,内心默默祈祷她能平安无事,随着时间的推移,宝宝还是没有半点生命体征,沉晚清别开视线,是不是自己作孽太多才火报复到孩子身上,她开始回想前二十多年自己做的坏事,可是自己根本想不起一星半点。

  绝望之际,一声洪亮地哭喊声响彻产房,医生松了一口气,沉晚清伴着啼哭声激动落泪。

  推出产房,周楚昱担心地拉住沉晚清的手,手背轻贴在脸颊,眼泪顺着脸颊滑落至沉晚清的手背,哽咽道:“清清,对不起,对不起..”

  一直在重复着这句话,沉晚清也不知道他为什么道歉,但还是用另一只手的替他擦掉了脸颊上的泪水,自己眼睛上还带着些许泪珠,虚声宽慰道:“都是当爸爸的人了,怎么还哭。”

  听完沉晚清这句话,周楚昱认识到自己的不对,哭着哭着笑出声来,郑重地说了声好:“好。”

  一旁的赵枚也在默默擦着泪,转而看向医生,发现没孩子身影,疑惑问道:“孩子呢?”

  医生说:“恭喜,是个女孩”

  周楚昱听到是女孩时,内心某处翻涌澎湃,他竟然有自己孩子了,当他听到医生讲述产房里的惊险时刻,目前孩子需要在呆在保温箱一周,观察情况时,心情像过山车般又跟着悬吊起来。

  产房外的两人不约而同大惊,还好有惊无险,沉晚清如今回想起来还是后怕。

  这间医院是非常有名的顶级私人医院,产妇会有专门护理医生陪伴,傍晚,沉晚清害怕赵枚在这休息不好,义正言辞让她回去,赵枚放心不下再三叮嘱了些产妇的注意事项,才离开。

  周楚昱坐在沉晚清床边,见她久久不肯睡去,为她拢了下头发,柔声问:“怎么不睡。”

  沉晚清严肃地看着周楚昱,义正言辞道:“周楚昱,以后我们一定不要做坏事,不要做错事好吗?”说完,眼泪又不由自主地落了下来。

  周楚昱从一旁抽出几张纸巾,耐心询问:“怎么了。”

  “我不想报应到我们女儿身上。”

  病房内,异常寂静,周楚昱能细致地听到沉晚清的呼吸声,他懂沉晚清的顾虑,紧紧回握住她的手,欣然点点头:“对了,你想好取什么名字了吗?”

  之前取过好多个名字,但沉晚清总觉得缺点什么,无奈摇摇头说:“没有。”

  “叫岁安吧,岁岁平安。”

  周岁安

  沉晚清觉得这个名字还不错,寓意吉祥:“你什么时候想到的这个名字。”

  “在傍晚我去保温箱看她的时候,小小的一个躺在里面,当时我就在想,只要她平平安安长大就好。”

  一周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有时沉晚清跟周楚昱会隔着玻璃去看看她,但大多数时间她都在睡觉,很少能看到她睁眼的时候,在一周之后周岁安小朋友就被释放了出来。

  沉晚清迫不及待地从医生怀里接过她,当日思夜想的人被抱在怀里时,沉晚清觉得幸福极了。

  察觉到周岁安小朋友有些抵触,手脚乱挥,大概是自己抱姿不行,在护士的纠正下,周岁安才安静下来。

  等喂奶的时候,看着房间里五六个女医生护士集体围观着自己,沉晚清有些窘迫,自己硬着头皮解开上衣,缓缓把奶头放到怀里宝宝的口中,竟然自己吮吸起来。这时医生走过来又调整了一下沉晚清的喂奶姿势。周楚昱看出了沉晚清脸上的难为情,把医生叫到一旁请教了下注意事项后,就驱使他们离开。

  周楚昱再次回到病房,周岁安小朋友已经吃饱喝足睡着,沉晚清满眼慈爱地看着她,她突然庆幸当初没有放弃她,要不然她可能就错过这么可爱的孩子。思考之际,周楚昱走了过来,坐在床上,两人集体望向怀里的孩子,幸福的一家三口,如果时间能在此刻定格,那么该有多好。

  周岁安刚满两个月时,除了睡就是吃,但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这让沉晚清头疼不已,胸涨的难受,周楚昱在书房忙完工作,小心翼翼地推开卧室门进来时,发现卧室不见沉晚清人影,又转头走向浴室,从镜子里看到沉晚清正在低着头扶着洗手台用吸奶器吸奶。

  “清清”

  聚精会神的沉晚清被身后突如其来的声音着实下了一大跳,抱怨的眼神投向他,身后男人穿了一身深灰色真丝睡衣,头发软塌塌的趴在额前,嘴角挂着笑意,修长的身躯靠在门口,灿灿道:“你干嘛,吓死人了”

  周楚昱别有深意地看着她:“需不需我帮忙。”

  自从生孩子以来,是他在忙前忙后照顾自己跟孩子,虽然有两个护理师在身边,但很多都是他亲历亲为,比如哄周岁安睡觉,照顾沉晚清起居等等。沉晚清心软说:“不用,你快去睡觉吧”

  周楚昱从沉晚清手里拿过吸奶器,按在她的胸上,看着瓶子快要被装满时,沉晚清接过来,把瓶子里的奶倒进了马桶里。

  “为什么倒掉?”

  “不到掉,能怎么办,周岁安小朋友忙着睡觉,她没时间喝奶。”

  “你是不是还漏掉了一个人。”说完被周楚昱公主抱起,把她放在洗手台上,沉晚清感受着屁股下面的柔软,低头一看不知何时在洗手台上垫上了一块浴巾,正感到疑惑之际,周楚昱解开沉晚清的睡衣纽扣,带着沙哑的嗓音说:“我可以帮你。”

  沉晚清以为的帮忙是跟刚刚一样,当他的唇吸住自己的乳房时,沉晚清才明白过来这个帮忙采用的是最原始的方法。吮吸多次后,沉晚清肿胀的乳房逐渐有所好转,她羞涩不敢去看身前人,听到他吮吸出声,沉晚清的脸颊刹那间染上红晕,感觉体内的温度不断飙升。

  周楚昱松开了沉晚清的乳房,直起身,双手扶在沉晚清两边的洗手台上,就这样沉晚清被他环至胸前,慢慢凑近沉晚清,眼底情欲清晰可见。

  沉晚清装作淡定地系着睡衣,隐约看见自己胸前晶莹透亮水渍,感受他的热气喷在自己脸颊,心不由自主跟着紧张起来,准备闭上眼睛迎接他的吻时,可竟然落了空,再次睁开眼时,对上周楚昱泛着笑的眼睛:“怎么以为我要亲你?”

  窘迫地沉晚清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恼羞成怒地沉晚清推开禁锢,头也不回地跑向卧室,刚跑两步,就被身后人一个大力拉住了胳膊,身体被霸道地带回,天旋地转的沉晚清还没搞清楚状况,突然眼前一黑,一个粗重的吻落在自己唇上。

  周楚昱手拖着沉晚清的脸颊,两人双唇辗转,干柴烈火一触即燃,深吻许久,迟迟两人没在进一步。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wdb.cc。狐尾的笔手机版:https://m.hwdb.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