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泡澡_沉靡(强取豪夺)
狐尾的笔 > 沉靡(强取豪夺) > 一起泡澡
字体:      护眼 关灯

一起泡澡

  在A市多没多逗留,接着打道回府,周楚昱疑惑沉晚清为什么都到家门口不回去,高速上零星闪过几道车影,不远处就是万家灯火,沉晚清失神地望着窗外:“没必要。”

  回家又要扯谎。

  冬日晨光悄无声息落在卧室一角,周楚昱临走之前瞧了眼卧室见床上的人还在熟睡,宠溺一笑,轻掩上房门。

  熙熙攘攘的大街上,路边不知何时光秃秃的树杈上已被挂上了大红灯笼,随风舞动,寒风刺骨,穿着臃肿的人们带着小孩喜气洋洋地抵着严寒,拎着大包小包,好像是置办年货。

  周楚昱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散漫的望着窗外。

  新年马上来临。

  而他也想安定下来了

  到公司一边听着佟助理的今天一天的行程,一边有条不紊的翻着文件,当佟助理告知周向凛来公司时,不禁皱紧眉头。

  这老头心里还是放不下公司

  周楚昱踏入办公室时,见周向凛正气凛然的坐在那原本属于他的座位上,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

  “什么风把您吹来了,您不在家享享清福,照顾照顾您的小叁小四,跑这来干什么”说完周楚昱把手里的文件“啪”的一声摔在办公桌上。

  周向凛瞧着自己儿子给老子摆起姿态,气不打一出来,一巴掌拍在办公桌上,指着周楚昱的鼻子说:“你怎么跟你老子说话,我再不来,公司这就让你搞垮。”

  周楚昱说:“看来公司那群老东西想您告状了”

  “现在你让周氏转型,这就是要周氏彻底完蛋,你知不知道公司有今天全靠着我一点一点打拼出来的。”气的周向凛一脚踹开旁边的座椅。

  周楚昱眉眼含笑,讥讽说:“是,是你靠着女人一点点拼出来的吧,也难为您老一把年纪还出卖色相。”

  “混蛋,周楚昱,现在周氏董事长还是我周向凛,你还没权利让公司任你摆布”接着嘲讽道:“据我所知就你那十几个人的小公司,也就是小孩子过家家,没了周氏,靠你自己创业我劝你趁早还是省省吧。”

  自己父亲如此贬低自己,周楚昱也没恼,毕竟从小在周向凛那里从来没肯定过自己,舔了下唇,顺手拿过之前挂在衣架上的外套:“好,小孩子家家,那我不玩了,您老自己来吧。”

  “你这是要跟周家翻脸”

  周楚昱点点头,走到门口似乎想到什么,停下脚步,对着周向凛语气坚决地说:“对了,告知您一声,我要结婚了”

  “周楚昱自从你跟那个大学生搞砸一起之后,真的是越来越过分,那个女学生也就是看中你的钱,要是你没钱看她还跟不跟你….”

  周楚昱没等周向凛把话说完直接破门而出,众人目光纷纷投向周楚昱,好在办公室隔音效果不错,没有听到父子俩的谈话,见小周总怒气冲冲模样就一目了然,显然这是父子俩个又吵架了。

  在周楚昱走后,沉晚清就开始着手去找药,把衣柜里的衣服全都一件件扔了出来,之前从医院拿的药被沉晚清塞在了口袋里,之后就不知去向,前几天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佣人不可能随意翻动沉晚清的衣服,那么只有一个人可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觉,这也怪不得天天接送自己上下学,寸步不离的跟着自己。

  既然知道,那为什么不说。

  思考之际,周楚昱迈着步子走了进来,见沉晚清穿着白色吊带裙坐在衣帽间的毛毯上,挽着的秀发有些凛乱,肩带在肩膀上摇摇欲坠,胸前两颗挺立的凸起,周围还透着若隐若现的粉嫩。

  沉晚清一副失神呆滞模样,丝毫未察觉周楚昱的靠近。

  “怎么在找什么东西吗?”一道清润柔和的声音响起,让沉晚清找回思绪。

  沉晚清连忙起身,整理了一下额前的碎发:“没有,我.我就是收拾几件衣服准备回家。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撩头发,这是沉晚清说谎时惯用的小动作。

  周楚昱低头看着遍地的衣服,扯出一道悲伤的笑容,边弯腰一件件收起衣服,边底语道:“什么时候走”

  原本沉晚清是想考完试直接回家,但碍于肚子里还有个麻烦找了个借口没早早回去,但眼下将近年关,不得不回。

  “明天”

  周楚昱把捡起的衣服一件件挂在衣橱上,提醒道:“不用拿太多,来回路上太沉。”

  沉晚清淡淡的“嗯”了一声。

  收拾完衣柜里的衣服,周楚昱起身去了浴室,听着浴室的淋浴声,沉晚清坐在床头心里一阵忐忑,刚刚周楚昱不像是知晓状况的模样。

  “清清,你帮我看看这两个哪个是洗发水。”

  沉晚清走到浴室门口,扯着嗓子说:“上面有写”

  “在哪”说着周楚昱举着手里两瓶一模一样瓶子,开了浴室的门。

  全身赤裸着的周楚昱大摇大摆的展示在沉晚清面前,头上水珠不停滴着水珠,全身湿漉漉,水珠随着线条一落而下,视线缓缓往下,平时那根张扬硬挺的肉棒正软趴趴地低着头,喷血的画面让她红了脸,硬着头皮伸手接过,翻着瓶子包装,举着其中一瓶:“你看这个是洗发..”一道蛮横的力气把沉晚清抱进浴室。

  手中的瓶子跌落至地板,发出不小的声音,女佣以为出什么事情,连忙往卧室赶来,敲着房门轻声询问:“沉小姐,你没事吧。”

  沉晚清清了清嗓:“没..没事,就是不小心把瓶子碰倒了。”

  “沉小姐有什么事,一定要跟我说。”

  “好”

  湿热的浴室让沉晚清觉得有些闷。

  男人在沉晚清脖颈发出阵阵低笑:

  “你刚才受惊的模样很惹人怜爱,临走之前,不知能否邀请沉小姐陪我泡个澡吗?”

  沉晚清的小手抵在周楚昱湿漉漉的胸前,双眸气愤的盯着眼前的男人:“不行”

  伸手扣住沉晚清的后脑勺,汹涌地亲着眼前的女人,两人唇瓣紧紧相依,片刻后两人呼吸紊乱,周楚昱又问了一遍:“行不行。”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wdb.cc。狐尾的笔手机版:https://m.hwdb.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