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小嘴吸的厉害_沉靡(强取豪夺)
狐尾的笔 > 沉靡(强取豪夺) > 下面小嘴吸的厉害
字体:      护眼 关灯

下面小嘴吸的厉害

  沉晚清眯着眼睛,捏起周楚昱袖子晃了晃:“你看到了?”

  “切,沉晚清要想人不知除己莫为,说吧,你们两个说了什么。”

  沉晚清靠在座椅上,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当然是再续前缘”

  恰巧此时碰上红绿灯,周楚昱一个急刹车及时的停在了路口,喘着粗气,没正眼看一旁的沉晚清,醋味简直要把沉晚清给淹没。

  “是啊,笑得都合不拢嘴了,沉晚清你要是敢背着我出轨,我就..”

  沉晚清问:“你就怎么样”

  “我就..我不管,反正我才是你老公。”

  两人还是去了那家沉晚清心心念念的老火锅店,但是口味有点重,辣的沉晚清频频喝水,周楚昱不敢让沉晚清吃太多,还没等吃完就拉着她付钱走了,一路上沉晚清还在嘟嘟囔囔吐槽着周楚昱小气,不让她吃东西。等回到家时,周楚昱又单独给沉晚清开了小灶,这次是家庭版清汤火锅,沉晚清食之无味:“周楚昱,我想吃炸酱面,就你上次做的那个。”

  周楚昱叹了口气,无奈说:“行,老婆大人。”

  半小时后,一碗不太正宗的炸酱面被端到沉晚清的面前。

  沉晚清不知道周楚昱什么时候学会的做饭。

  第一次吃他做的饭是家里做饭的女佣请假,当时两人才刚刚住在一起,一时之间不知道吃什么,沉晚清抱着手机订外卖,发现配送费高的离谱,沉晚清做饭复杂的菜系一窍不通,打开冰箱看了一圈,打算煮个面条,拿起一旁的面条正要往锅里放时,被身后的人拿着锅盖及时的改在锅上:“水还没开”

  沉晚清拿着面条,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就杵在原地。

  周楚昱不一会接过沉晚清手里的面条,扔在锅里,拿起筷子搅了几下,随后盖上了盖子,一套动作下来行云流水。周楚昱盯着锅里的面条,突如其来问了句:“想吃什么面”

  沉晚清以为他在跟别人说话,转头环视一圈发现厨房根本没人,他这是在询问自己,不知所措说:“都..都行”

  “都行,是什么面”

  “奥,那就炸酱面吧”

  周楚昱轻笑说:“净说些复杂的。”

  沉晚清连忙拒绝:“复杂就算了”

  “去外面等着吧。”

  沉晚清回想着之前第一次吃周楚昱做饭时的情形,不由自主地笑起来:“你从小衣食无忧,是什么时候学会做饭的。”

  周楚昱坐在沉晚清对面,脖子上还挂着围裙,满眼爱意地看着正在吃面条地沉晚清,表情散着淡淡忧伤:“很小,当时我想在父母面前表现一番,就跟着做饭阿姨学了几道菜,我父亲回到家,吃了两口说了句不好吃,就扔下筷子回房了。”

  闻然沉晚清抬起头,嘴角还残留着些许酱,内疚道:“不好意思,我不知道。”

  周楚昱拿起纸巾,替沉晚清擦拭干净嘴角,释怀地摇摇头:“没事都过去了,从那之后就经常练习做饭,只不做近几年工作太忙就没怎么做了。”见沉晚清吃完,收拾掉碗筷叮嘱道:“”过会吃完,消化一下再去睡觉。”

  沉晚清看了眼时间,时间还早,换好练舞服在二楼舞蹈房间内跳了一会,可能是身体机能不如以前,不一会沉晚清就气喘吁吁,大汗淋漓。沉晚清站在镜子前打量着自己,还好,肚子凸起的还没有那么明显。

  沉晚清拿过一旁的毛巾,一边擦着额头上的汗,一边从往门口走去,随手把门关上,这时周楚昱正好从隔壁影音室出来,沉晚清指着隔壁房门问:“你在看电影?”

  “嗯,刚看完”

  “那陪我再看一部”说完拉着周楚昱去往隔壁,周楚昱弯腰把沉晚清抱起,沉晚清顺手攀上周楚昱的脖子,在他怀里攥起拳头锤他胸口,不解问:“干嘛”

  周楚昱拖着语调,语气暧昧道:“去洗澡”

  深夜卧室窗帘大敞,明亮的月光直直洒在地板,刚刚在浴室两人缠绵一番,此时刚回到床上的两人心跳还未平稳,昏暗的房间内两人侧躺在同一侧,周楚昱攀上沉晚清的腰,炙热的呼吸打在她的脸颊,她转过身,两人四目紧紧相对,沉晚清用手描绘着周楚昱那颗眉心痣,五官分明的脸庞上这颗痣犹如锦上添花,过会柔声说:“四个月了,应该可以了。”

  周楚昱拿起她的那只手,凑在唇边亲了亲,把头又往沉晚清那侧挪了下,明知故问说:“可以什么。”

  两人鼻尖相对,沉晚清稍微抬头,主动亲上周楚昱,蜻蜓点水的一个吻,沉晚清粉唇离开,对上周楚昱戏虐的眼光,哪知这个吻引了来周楚昱取笑:“怎么,清清也会有性需求吗?”

  窘迫的沉晚清有点无地自容,破罐子破摔说:“做还是不做。”

  周楚昱起身吻上沉晚清,两人唾液交融,唇瓣紧贴,好久两人呼吸紊乱,周楚昱动了动喉结,从沉晚清唇上撤离,眼睛如一汪秋水,语气蛊惑道:“人都有性需求,害羞什么。”

  再次吻上沉晚清的唇,激烈亲吻的水渍声徐徐传来,周楚昱不老实的手把沉晚清的吊带睡衣轻松从她的肩膀上拨下。一手捏住白乳,一手扣住沉晚清的后脑勺,许久,大概周楚昱憋的也有些久了,亲个没完,沉晚清觉得自己嘴唇都被磨肿。“唔”沉晚清逐渐有些反抗,周楚昱以为她哪里不适,迅速放开了她,紧张询问道:“怎么,是哪里不舒服吗?”

  “嘴巴都快肿了”

  “好,我轻点。”

  周楚昱把沉晚清轻轻放在床上,双唇亲抚着沉晚清的耳垂,手不着痕迹地把沉晚清的内裤褪下,挑逗着阴蒂,不一会沉晚清下面就春水泛滥。

  被挑逗的沉晚清屁股不老实在床上来回扭动,空虚感漫布全身。

  周楚昱起身,在月光下沉晚清那双腿白的发光,周楚昱掰开双腿,轻松找到穴口,把自己的阴茎抵在外面,颤着声音说:“我进去了”

  沉晚清咬紧下唇,胸口上下浮动的厉害,咽了一下口水:“恩,你慢点。”

  话音刚落,沉晚清感到一根炙热的粗大缓缓闯入自己身体,一时之间身体里异物感让沉晚清有些排斥,可能是太久没有做,周楚昱挺进时有些困难,身下女人下面的小嘴吸的厉害。

  “恩..啊”

  等全根没入时,沉晚清感觉自己马上就要迎来高潮了,周楚昱没有着急抽动,在沉晚清身体里停留了一会,等她渐渐适应自己时,才缓缓动起来。

  周楚昱含着沉晚清的耳垂,低语:“想不想做摇摇椅。”

  沉晚清皱紧眉头,不解问:“什么?”

  不一会,两人位置对调,女上男下,节奏把握在沉晚清身上,沉晚清不慌不忙地扭动着屁股,乳房也随之而晃动,频率越来越快,不一会沉晚清挺起胸,全身颤抖,大脑一片空白。

  周楚昱感到阴道内的剧烈收缩,伸手拉过沉晚清的胳膊,让她趴在自己肩膀上,他把自己的硬挺迅速从沉晚清身体撤离。周楚昱伸手擦拭掉沉晚清额头上的汗珠,黑暗中隐约感到她的发丝也被浸湿,侧头亲了亲沉晚清的额头,声音带着些嘶哑说:“有没有不适”

  沉晚清已经提不起一点力气,双手攀在周楚昱两个肩膀,小脸通红,喘着大气摇摇头。

  等沉晚清平复后,拍了拍沉晚清的屁股,她起身问道:“干嘛”

  “下去。”

  沉晚清从周楚昱身上撤离不一会,一旁粗重低沉的喘息声传来。

  听着这么色情的声音,沉晚清脸一红,不确定的语气问:“你..你在干什么。”

  “你是过瘾了,我还难受着呢!”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wdb.cc。狐尾的笔手机版:https://m.hwdb.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