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 c_沉靡(强取豪夺)
狐尾的笔 > 沉靡(强取豪夺) > 改变 c
字体:      护眼 关灯

改变 c

  半夜周楚昱又重新开了一间房,给沉晚清洗完澡,收拾半天才欣然睡去。

  两人折腾到太晚,日上三竿被一通电话吵醒,周楚昱怀里的女人稍微动了动,闭着眼睛喃喃道:“接电话”

  周楚昱摸着枕头旁边的手机,按下接听键放到耳边,声音还有点嘶哑,带着一听就是刚睡醒嗓音:“喂”

  “不好意思打错了”

  沉晚清又往周楚昱怀里靠了靠:“谁啊”

  “不用管,打错电话的”

  沉母挂掉电话,确认号码无误后,有些惊慌失措,不敢再打回去

  沉晚清再次醒来时,已经是下午,发觉自己全裸躺在周楚昱怀里,见周楚昱还在熟睡,起身去找手机。

  望着周围与昨晚房间不同的布局,不知何时趁自己睡着,周楚昱悄然换了房间,盯着熟睡的脸庞,思虑良久,无意发现自己手机正在他的枕头旁边。伸鮜續zнàńɡ擳噈至リ:

  手捞过手机,显示三条消息

  第一条是江雪发来的:我跟陈楚楚先回去了,你俩注意身体

  沉晚清看完脸一红,随即回复江雪:你教的方法不管用,再也不信你了

  剩下两条是沉晚清母亲发来的:

  清清,你的手机怎么是个男人接的电话

  那个男人是谁啊

  沉晚清觉得大事不妙,万一让沉母知道自己女儿跟一个男人不清不楚,看着这些消息,卷翘浓睫下的眸光有些复杂,借口在心里斟酌半天:我朋友帮我接的。

  消息没等来,等来的却是沉母的一通电话。

  沉晚清慌忙接起,披着一件不知是周楚昱还是自己的浴袍去了外间客厅。

  “清清,你跟妈妈说他是不是你新交的男朋友”

  “妈不是,我都说了我没有男朋友”沉晚清苍白无力解释说。

  “你还骗你妈,这一听就是刚睡醒,还说不是男女朋友,交朋友是好事,但是要注意分寸,不会是又跟那个李昭和好了吧。”

  “妈,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再跟他和好”

  “好了,我也没阻碍你交朋友这事,你要是有情况了跟妈说,”

  “行了我有男朋友一定告诉你,对了,妈你打电话来是有什么事情吗”沉晚清不想再继续扯现在这个话题。

  “你看,我这都忘了,快你生日了,我想着跟你爸去看看你姐弟俩,顺便给你过个生日。”

  “好,你跟爸来的时候给我打电话,恩拜拜”

  沉晚清挂掉电话,不知何时周楚昱已经穿戴整齐站在身后,不由吓了沉晚清一跳,他什么时候过来的,又听见了的多少,是从否认他是自己男朋友,还是谈论其余话题时他就已经站在了身后。

  沉晚清装作若无其事,眼底尽是惊恐,不自然的试探询问:“吓我一跳,你什么时候走过来的。”

  周楚昱眼瞅着沉晚清的表情复杂,两人陷入沉默,随即一笑,面对面搂着沉晚清腰:“饿不饿,一天没吃东西了”

  见周楚昱无任何表态,便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我有点饿了,听说这家酒店的甜品很好吃”

  “嗯?你很喜欢甜品吗”周楚昱说完嘴角浮出一抹笑容。

  沉晚清乖巧的点了点头,神情有些飘忽:“小时候我妈怕我长蛀牙不让我吃,长大之后就开始学跳舞了,也就尽量少吃了”

  “那我打电话让他们送上点来”

  服务员送餐上来时,沉晚清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着一群人进进出出,有点惶恐,这阵仗是不是有点兴师动众。

  看到桌上几道特色菜之外,还有几道甜点。

  周楚昱把一道甜点推至沉晚清旁:“快尝尝吧”

  沉晚清用叉子轻轻抿了一小块,眼前一亮:“果然很好吃”

  周楚昱扫了沉晚清一眼,脸上挂着一抹宠溺:“那就多吃一点”

  两人吃饱后,准备打道回府时,房间门铃响起,沉晚清起身开门。

  杨升锴跟黄擎站在门外,三人一愣,这时周楚昱走过来,对沉晚清柔声说:“你先去换衣服,过会我们就回去”

  沉晚清木讷的应了一声。

  沉晚清走后,两人就炸开了锅,黄擎难以置信地望着周楚昱:“行啊周哥,这就是你平白无故把我俩叫来的原因,这小姑娘也是可怜,这脖子处的红印,你这也太不手下留情了吧”

  杨升锴嘟囔了一句:“真是禽兽”

  周楚昱对于两人打趣见怪不怪,只是别再沉晚清面前这样说,嘱咐说:“小姑娘脸皮薄,别在她面前乱说”

  这时沉晚清换好衣服出来,就这样四人坐着周楚昱的车原路返回。

  回去路上,沉晚清跟周楚昱坐在后面,杨升锴坐在驾驶座,黄擎坐在副驾驶。

  黄擎有意无意的瞄一下斜后方的沉晚清,在他多次偷瞄后,周楚昱忍无可忍:“要是斜视,就去治”

  黄擎嬉皮笑脸说:“不是,看着沉小姐有些面熟,想不起在哪见过”

  杨升锴说:“你这搭讪方式也太老土了吧”

  黄擎思来想去,都毫无头绪,或许真的是自己脸盲了。

  等两人回家后,沉晚清瘫倒在沙发上。

  又想到荒废两日学业,又马不停蹄地去了书房。

  见沉晚清到了晚饭点都还没下来,走到卧室发现没人,循着走廊过去,发现沉晚清正书桌前低头学习,悄无声息地上前望去。

  “你要考研?”

  沉晚清想收掉书本已为时已晚,垂着头,发丝滑落下来,看不清情绪,心虚地恩了一声。

  “等会在学吧”

  “先吃饭”

  沉晚清刚想说不饿,但看着周楚昱心情还不错,便也没出声反驳。

  从温泉回来之后,一连几日周楚昱都忙的不可开交,几乎都是深更半夜才会回家,不管再晚,也雷打不动的往半山别墅。

  至于在忙什么,没过几日沉晚清心里就有了答案,沉晚清在吃晚饭时,手机偶然弹出来了一则新闻:

  徐氏集团董事长徐庆年被人实名举报偷税漏税,现已带走调查。

  徐氏跟周氏产业大相径庭,徐氏一倒,坐收渔翁之利的除了周氏还能有谁。

  此时恰巧李昭发来一串地址,约沉晚清见面,等沉晚清到所说的咖啡店时,已是两小时之后。

  咖啡店内客人所剩无几,李昭坐在咖啡店里,望着店外地车水马龙,见沉晚清冲着店里走过来摆手示意,好似又回到了最初两人在一起的时光,只可惜已经物是人非。

  再次见到李昭时,沉晚清内心格外平静,从容地坐到李昭对面,相视一笑:“怎么了,这么晚让我过来,是有什么急事吗?”

  李昭面色难看,颓废地低下头:“清清,或许我不该来找你,但是我真的走投无路了,有人举报了徐庆年,徐芷臻又刚刚怀孕了,现在所有的资金来源都被封了,我工作的生物实验室因为有徐氏投资也被叫停,清清,你去求求周楚昱,让他放我们一马吧”

  沉晚清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表情一瞬间变得难以置信,握紧拳头,面色愤然眼眶泪光闪现:“你是让我求周楚昱,对你们那些违法事情网开一面。”

  说完唇角绽放出一抹冷笑:“你觉得可能吗,他不能只手遮天,徐氏犯罪了那就应该受到相应的惩罚,如果是这件事,看来我今天不该来”

  李昭连忙拉住沉晚清的手:“清清,你听我说,这件事情绝对没这么简单,据我所知徐氏正在集所有打造一所超级度假村,这原本是周楚昱的囊中之物,但竟然拱手让人,如今度假村完工在即,出了这档子事情,我很难不怀疑是他做的手脚”

  沉晚清绝情地抽回手,冷冷道:“李昭,不知道是你变了,还是比本来就是这样的人,看来我之前看错你了。如果徐庆年没干这些事,就算有人举报那也清者自清”

  正要起身时,徐芷臻不知从哪进来,走沉晚清面前狠狠的甩了沉晚清一巴掌,打的沉晚清一时之间有些耳鸣。

  徐芷臻一手扶着孕肚,边破口大骂说:“你这个贱人,把我家害的家破人亡,还在这幸灾乐祸。”

  李昭没料想到徐芷臻会做出如此不顾形象的事情,拽住正要再次甩向沉晚清的手:“是你让我来求她,结果你又害怕我俩旧情复燃,为了让你安心,你说在一旁静静观察,结果你又像个泼妇似的打人。”

  “我像个泼妇?我还怀着你的孩子你就这么说我,我让你来求她不是让你来摸手的”

  沉晚清弯着嘴角,有条不紊地拿起包,举止间优雅又散漫,与徐芷臻对比并无半分失态,好似她才是那个胜利者。

  临走前好意提醒说:“我看你是个孕妇,今天我就不跟你一般见识了,你发这么大脾气,小心点你肚子里的孩子。”

  说完推门扬长而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wdb.cc。狐尾的笔手机版:https://m.hwdb.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