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狠_沉靡(强取豪夺)
狐尾的笔 > 沉靡(强取豪夺) > 心狠
字体:      护眼 关灯

心狠

  周楚昱见沉晚清出来,下车去迎接,等两人走进,沉晚清无助看着眼前人逼近,不知为何,默默流下两行泪,拖着沉重的脚步,感觉眼前发黑,腿脚有些软,周楚昱眼疾手快地扶起沉晚清,不至于瘫坐在地。

  惊闻噩耗,不敢在沉云舟面前表现出悲伤,如今仔细想来,这悲惨遭遇不知道沉云舟能不能自己挺过去。

  周楚昱看到沉晚清这幅模样,又想到沉云舟当时那副情形,自己自认为阅人无数,对于沉云舟的遭遇周楚昱自己心里也有了个大概。

  “怎么了”周楚昱到底还是问出了口。

  沉晚清没有说话,自顾接过周楚昱手里的燃着的半只烟吸了起来。

  沉晚清本就纤瘦的胳膊控制不住抖了起来,滚烫泪水夺眶而出。此时晚风吹的树叶簌簌作响,而恰好经过的一缕风吹扬起了沉晚清旳一缕发丝。

  周楚昱见状询问无果,转而说:“起风了,先回车上吧”

  等回到车上,周楚昱犹豫再三还是徒手捏掉了沉晚清手里的烟。

  沉晚清没有说什么,只是微微低下头,带着几分凄凉地腔调:“周楚昱这次是不是又是你的把戏,不知道我又怎么惹到你了,所以你又来报复我”

  周楚昱听着着无端指责,音调也不由大了几分贝:“沉晚清,你在想什么呢,怎么什么屎盆子都往我身上扣,我都不知道具体发什么,你就说我干的,我现在对你可以说够好了吧,你动不动冷脸,我也没说什么,我真的要被你气死”

  “谢远是谁。”

  周楚昱一听名字就清楚知道发生什么事了,重重叹了口气,也怪沉云舟倒霉。

  敛了星眸,淡淡说:“这人我认识,就一个制片人,这人作风是出了名的有问题,男女通吃,按道理说你弟在这圈子里不可能不知道他”看了眼沉晚清继续道:“他之所以目中无人,就是仗着他的舅舅,郑氏集团董事长的外甥”

  郑氏集团

  沉晚清思绪凌乱,不知如何是好,对于谢远,沉晚清有自知之明,不可能自己一人能跟他对抗,而眼前的男人周楚昱沉晚清也很清楚,他不会为了自己跟郑家翻脸。

  心里暗自没由来的逐渐烦躁,等会到家,在浴室捣鼓完毕后,发下床上坐着正在看书的周楚昱,周楚昱抬头看了沉晚清一眼,转头又看起书,互相都没予理会对方。

  沉晚清关掉卧室灯,徒留床头灯,掀被躺在床上,见沉晚清已经躺下休息,周楚昱便收起书躺在旁边。

  周楚昱翻来覆去,扰的沉晚清更有些烦躁。周楚昱还是没忍住移过去,紧紧靠着沉晚清后背,侧躺在旁边,手也不老实的往吊带睡衣伸去。大手揉捏着沉晚清的胸。似乎不甘于现状,头也往沉晚清后脖颈靠拢,如一点一滴亲吻着沉晚清的脖子。

  沉晚清微微皱眉,翻过身来两人面面相觑。

  “我现在没有心思跟你做这种事情”

  周楚昱眼睛一暗,原本心情还算可以,让沉晚清弄这么一出倒有些不满。加大了在沉晚清胸前手中力道,心中暗自腹诽,自己都跟沉晚清主动示弱,竟然还被拒绝。

  起身抬头厉声回怼道:“是你弟弟被强了,又不是你”

  沉晚清暗自制止住想要扇他的冲动。

  此时沉晚清突然迫切地想知道一个问题的答案。

  整理了片刻情绪,双眼暗含秋水般望着周楚昱,伸手拂了一下周楚昱额前的刘海,娇媚柔声说:“周楚昱,要是我被强奸了,你会跟郑家翻脸吗?”

  周楚昱被沉晚清撩人动作惹的心痒痒,听清沉晚清的问题时,蓦然地起身靠在床头,一侧的手抵在沉晚清头旁,把玩着她的发丝,打量着身下的沉晚清,收回视线半响似笑非笑地说:“清清,我是个商人,对于损害自身利益的事儿,我可不会做。”

  沉晚清死水一般直直盯着天花板,寒眸中冷光肆虐,白净脸颊无任何笑意,眉目清冷。昏暗灯光在下周楚昱话毕后,两人都未曾看过对方一眼

  “你可真心狠”

  “还有更心狠地要试一下吗?”

  说完后周楚昱手又往沉晚清身下探去,沉晚清负气甩开周楚昱的手,正要起身离开,一个拖拽摔进了周楚昱的怀抱,掰过沉晚清的脸颊亲了上去。

  “唔”沉晚清不断挣扎,周楚昱大手轻松制止,两人就这样互相亲吻撕扯。直到“嘶”的一声,周楚昱起身,擦拭了一下嘴角,发现被沉晚清咬破了。

  血腥似乎激起了内心一阵翻涌,俊美的脸庞也因此笑的更开,语调散漫,又不大正经说道:“清清,今天你不做也得做”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wdb.cc。狐尾的笔手机版:https://m.hwdb.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