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_沉靡(强取豪夺)
狐尾的笔 > 沉靡(强取豪夺) > 分手
字体:      护眼 关灯

分手

  李昭实在联想不到破坏与沉晚清感情,一手策划自己入局就是眼前谈吐不凡、气宇轩昂的男人。

  见周楚昱态度温和,李昭也收敛锋芒。

  周楚昱自顾坐在真皮沙发上,右手一挥示意保镖放开李昭。

  “不知道这么晚,找我有什么急事”

  李昭没绕圈子,眼底尽显恨意,呵责道:“周楚昱,是不是你给我下的药,让徐芷臻跟我上床,这一切都是你们两个的交易,把我跟清清玩弄在股掌之中”

  男人靠在沙发,面带讥笑,一副懒洋洋的姿态。

  “李昭你错了,我玩弄的是你,我可舍不得玩弄沉晚清。”说完便忍不住憋笑起来,嘲笑李昭的愚昧。

  李昭奋力起身,拎起拳头往周楚昱方向砸去,保镖轻松制止,逼迫李昭屈膝跪下,李昭用力嘶喊着:“清清天性善良,你以为她跟我分手,会跟你这个魔鬼在一起吗”

  周楚昱突然心头涌出一股嗜血杀意,眼神就盯得李昭头皮发麻,接过旁边助理手中的高尔夫球杆,对着李昭的脸一挥,瞬间脸颊红肿嘴角出血,接着又是另一半脸。

  随后拿着高尔夫球杆抵着李昭下巴,浅笑嘲讽道:“你以为你是什么好东西,别拿这件事给你自己脱罪,你不是都跟徐芷臻上过好几次床了吗?你真的觉得第一次在爵色你们发生关系是因为我给你下药,可笑,那酒只不过是瓶普通不能到再普通的威士忌,只怪你抵不住诱惑。”

  恼羞成怒的李昭想把眼前的男人千刀万剐,可自己在这人面前毫无还手之力。

  “以后别再去纠缠沉晚清了,这是我给你的忠告,滚吧”

  “你做梦”

  这下彻底惹恼周楚昱,继续凶狠的捶打着李昭,等到彻底泄恨才肯结束。

  “敬酒不吃吃罚酒的东西”男人以上位者的姿态看着趴在地上的男人,周楚昱整理着凌乱的西装,抬眼看了一下李昭:“把他丢出去,以后别再让这种人进来了”

  李昭如同丧家之犬一样,就这样回到家中不肯接受现实,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

  李昭把经过都告诉了正在倾听的沉晚清,唯独没有告诉沉晚清其实自己没被下药,害怕自己在沉晚清心里的形象彻底崩塌。

  沉晚清听完深吸一口气,继而柔声说:“李昭,不要在做这些无用的事情了,你还有美好的未来,招惹上周楚昱这样的人你这辈子就完了。我们之间已经不可能了,跟你在一起的时光很开心,尽管我们结束的不是很体面,但是我希望你能好好生活下去。”

  李昭听完沉晚清的话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沉晚清也没出声安慰,过了许久,门口传来徐诺的声音。

  李昭快速整理好情绪,看到徐诺回来沉晚清起身要走,徐诺频频对李昭使眼色送沉晚清回去,沉晚清连忙拒绝,最后两人无可奈何。

  徐诺家离学校隔着两个街,步行十几分钟就到,两人在街上步行走着。

  李昭声音沙哑说:“清清,等我们走到学校就彻底结束了,能跟你谈恋爱我很幸福,以后我们还是朋友,要是需要我帮忙跟我说一声,还有不要跟周楚昱这种人再有瓜葛。”

  “恩”

  到了学校,沉晚清对李昭笑着挥了挥手:“再见”

  两人这段感情走到这彻底结束。

  另一边周楚昱正端详着这几天派人跟踪沉晚清拍来的照片,只是有几张跟外刺眼。

  今天被老爷子叫到老宅,训斥了一番的周楚昱,看到这几张照片更是火上浇油。

  部队出身的周正年对自己孙子十分严厉,但是在物质上却又过分溺爱,以至于周楚昱从小受人追捧,在自己心里就没有什么东西是自己得不到的。

  周正年坐在书房里,拿着一迭文件气急败坏的朝周楚昱身上扔去。板着脸冷冷的说道:“徐家一直以来与我们周家不和,你竟然为了一个女人拱手把地让出去,你知道这会让周家损失多少”

  周楚昱直起身安抚着老爷子:“我知道爷爷,我确实是故意让给他们的,根据我得到的消息,他们这个度假村项目注定会胎死腹中,不仅如此还会损失惨重,到头来这块地还是我们周氏的”

  “哼,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但是我劝你一句别为了女人做傻事”

  “怎么会呢爷爷,我才不会为了女人做傻事”周楚昱语气坚定道。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wdb.cc。狐尾的笔手机版:https://m.hwdb.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