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_沉靡(强取豪夺)
狐尾的笔 > 沉靡(强取豪夺) > 逃离
字体:      护眼 关灯

逃离

  周楚昱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向学校给自己申请两周假期,这几天沉晚清下床都异常困难,浑身肿痛,穴口尤为严重。

  躺在床上的沉晚清想着这两天非人的生活心如死灰,从小生活在幸福家庭的沉晚清,学习成绩优异,专业凸出,以为以后肯定会寻得良人组建美满家庭。

  可是直到遇见了周楚昱,一切都偏离了轨道。

  看着旁边熟睡的周楚昱,想到他这几天在镜子房对自己做的那些屈辱与不堪的事情,拿起枕头想捂死这个魔鬼。

  可终究还是办不到,想到往后可能永远都逃脱不了他的掌控,用被子蒙住头无声大哭起来。

  周楚昱缓缓抬起眼皮,戏谑的看着背对着自己的沉晚清,早在她意图捂死自己时他就已经醒了,之所以没戳破,是因为自己想看看他的清清对自己到底能不能狠下心来,果然他就知道在清清心里还是有位置的。

  拖着疲惫的身体,沉晚清去浴室冲了个澡,想洗掉身上周楚昱的味道。看着镜子里布满全身的吻痕,一气之下把浴室的镜子砸的粉碎,把洗手台上的名贵用品全都一扫而下,这几天的怒火彻底爆发。

  周楚昱听着浴室的摔打声,面无表情。

  对于周楚昱来说,只要沉晚清不离开自己,毁掉什么都无所谓。

  等到沉晚清发泄完之后,换上自己平时穿的衣服,风风火火的冲下楼,无视掉正在用餐的周楚昱,来到院子门口,保镖突然阻拦沉晚清,沉晚清看着紧闭的大门,怒不可遏的说:“开门”

  “不好意思沉小姐,周总吩咐过不能让您踏出这个院子半步”

  这时周楚昱走过来,站在沉晚清的身后,面容柔和,从容淡定的望着眼前的沉晚清。

  “清清,你身体还没恢复好,听话跟我回屋”

  沉晚清突然把手里早准备好的镜子碎片对准自己的脖颈,重复着说“开门”

  料定沉晚清不敢真的动手,但是看着脖颈处渗出来的血珠,心软了下来。

  周楚昱不忍看着沉晚清以死来要挟自己,便主动退步:“我让司机送你回学校”

  “开门”

  看着劝说无果的沉晚清,随后吩咐保镖打开大门。

  沉晚清迫不及待逃离充满噩梦的地方,再也不想踏足。

  周楚昱吩咐司机在后面跟着,确保安全进入学校。

  等沉晚清走远之后,眼底不经意露出一丝阴沉的狠

  不知沉晚清走了多久,来到山脚下,离市里太远,沉晚清不敢多逗留,生怕周楚昱会反悔,在软件上打车离开

  等到学校一颗悬着的心才落地。

  临近期末,沉晚清忙着各科复习,在舞蹈课上见到了李昭母亲徐诺。徐诺看着憔悴的沉晚清,关心问道:“晚清啊!最近怎么没来上课是生病了吗?”

  “恩,徐老师”沉晚清心虚回答道。

  徐诺欲言又止,深思熟虑一番,还是问出了口:“晚清啊,我知道你和我们家李昭在交往,老师也很喜欢你这个学生,不知道你们为什么分手,但是前几天他鼻青脸肿的回家,从那之后就一直把自己锁在卧室,问他怎么了也不说,我这心里也很担心”

  随后补充到“老师不是干涉你们,就是老师希望你能劝劝他,就算分手也应该过好自己的生活。”

  沉晚清不知如何拒绝,毕竟徐诺是自己的恩师,便硬着头皮应了下来。

  徐诺开心不已:“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过会放学跟我去菜市场买菜,让你尝尝你老师我的手艺”

  两人回到徐诺家拎着大包小包的蔬菜,进门徐诺朝着李昭卧室喊到:“小昭啊!晚清来了”

  卧室门打开,沉晚清看着露出胡茬,头发凌乱,嘴角还有淤青的李昭,简直和那个在讲台上侃侃而谈、意气风发李昭判若两人。

  两人尴尬对视,李昭勉强笑了笑,随后关上了房门。

  “这孩子,晚清啊你做一会饭就好”

  徐诺招呼着沉晚清,但是沉晚清还是觉得不好意思,主动给许诺打起了下手。

  此时李昭收拾好自己,打开房门看着眼前温馨的两人,无奈的笑了笑。

  等李昭爸爸回来之后,四个人饭桌上徐老师津津乐道,从舞蹈到生活话题接连不断,两人还不算太尴尬。

  饭后徐诺拉着李昭父亲去公园散步,留给两人独处。

  两人面对面坐着,李昭星眸微颤,缓缓开口:“清清,你最近还好吗?”

  沉晚清苦笑道:“还挺好吧!你呢,徐老师说你最近很不在状态,还有你的伤是怎么回事!”

  “清清你是不是跟周楚昱好了,他不是好人,清清,离他远远的”

  沉晚清当然知道周楚昱的手段,只是好奇为什么李昭会清楚周楚昱的为人。

  “李昭你为什么会这样说。”

  情绪崩溃的李昭,握紧双手,声音嘶哑低沉开口:“清清,我们两个会走到今天,全是周楚昱一手促成的。”

  继续道:“那天徐芷臻喝醉酒,让我去接她,听到她无意中说周楚昱让她把我带到爵色,给我下了药,我们两个就这样生米煮成了熟饭。”

  “我气不过,想要找周楚昱理论,可谁知他竟这般不择手段”

  李昭跟沉晚清讲起了那天晚上的经过。

  上周凌晨,周楚昱刚把在镜子房折磨这么多天的沉晚清抱回卧室,看着此时五官柔和,皮肤娇嫩,熟睡中的沉晚清。

  一通电话铃声打破了房间的寂静,周楚昱来到卧室落地窗前,接起电话,听着电话那头着急的语气:“周总,这么晚打扰你了,我们这来了个男人,在这大闹爵色,指名要见您,我们兄弟几个把他扣下了,不知道是不是您的朋友”

  周楚嗤之以鼻道:“是谁”

  “他说叫李昭”

  犹豫了一会,冷厉说“好!一会到”

  周楚昱眼神阴森望着窗外瓢泼大雨,屋内没有一丝灯光,借着月色意味深长的看着床上熟睡的沉晚清。

  周楚昱来到爵色最高层的室内高尔夫球场,听着手下跟自己汇报着李昭来这的经过。吩咐手下将人带来。

  李昭被保镖强制带到,望着西装革履,身姿挺拔的周楚昱,认真的挥洒着球杆。等看清来人,想要将眼前的人碎尸万段,起身要动手,却被保镖擒住。

  周楚昱扔给旁边手下球杆,扬唇微笑:“哎!你们怎么对待我学生的,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吗”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wdb.cc。狐尾的笔手机版:https://m.hwdb.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