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房_沉靡(强取豪夺)
狐尾的笔 > 沉靡(强取豪夺) > 镜子房
字体:      护眼 关灯

镜子房

  周楚昱收起手机,推开车门,脸上又重拾起平日里谦谦公子的模样,走到沉晚清跟前抚上纤细的腰,有种宣示主权的架势。

  体贴入微的说:“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家”

  李昭看着眼前男人,这不是学院里的代课老师,为什么和自己前女友一块。

  质问沉晚清:“清清,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么快就找新欢了吗?还是说你早就跟他勾搭在一块了”

  沉晚清望着一脸看好戏模样的周楚昱,反驳道:“李昭,我从没背叛过我们的感情,你也不用为你的出轨找借口,这个周先生也仅仅只是朋友,我还有事先走了”

  沉晚清抚开自己要间的手,自己打车离开了。

  周楚昱原本温文尔雅的样子突然变得狠厉起来,眼睛渗着寒意,没有理会李昭的问候,直接忽视走掉,迅速发动起车子,追赶上前面的计程车。

  周楚昱似乎在听到仅仅是朋友话时,便激起了内心的那头野兽。

  油门加到底,不要命的一般穿梭在马路上,突然一个刹车横着停在计程车面前,计程车师傅眼疾手快的刹车,想开口大骂,却看到来人身份肯定是自己惹不起的人物,乖乖的没再开口。

  周楚昱打开车门,拎着沉晚清,不顾她的反抗,塞在了副驾驶。

  到家之后,周楚昱拉着沉晚清进了客厅,摔在了沙发上。

  红着眼睛问沉晚清:“我们两个就是朋友对吧,好一个仅仅是朋友,是害怕李昭误会我们的关系吗?”

  沉晚清站起来,直视着周楚昱,不卑不亢的说:“是朋友,要不然你让我说什么情人,还是炮友,反正不是男女朋友。”

  “好,沉晚清,我以为我给你时间,你会尝试接受我,看来还是我想多了,我对你是不是太好了,让你以为我是不会对你发脾气是吗。”

  说完抱着沉晚清进了一间房间,之后锁上门,空留沉晚清一人。

  这个房间是在周楚昱看上沉晚清时,就专门为她打造的一间镜子房。房间不大不小,没有窗户,四周全是镜子,就连地板天花板也都是镜子。

  房间里只有一件床,旁边还有一间超大浴室。除此之外再无任何东西。沉晚清看着如此奇怪的房间,内心感到忐忑不安,努力拍打着房门,让周楚昱放自己出去。

  此时周楚昱拿着一颗白色小药丸,放在了一杯水中。一脸阴暗的望着这杯水。

  这颗药丸是之前杨升锴得知周楚昱正在追小女孩给的催情药,药性十足。

  当时杨升锴在夜店漫不经心的说:“周哥,你这费这么大劲,这一小颗药她就乖乖的求着你干。”

  周楚昱懒撒的靠在沙发:“我想让她爱上我,不是求这些”

  杨升锴没想到有一天驰骋商场多年的周楚昱,也有爱而不得的东西。

  周楚昱以为用不着,想让沉晚清能主动爱上自己,而不是用这种强迫手段。

  今天周楚昱才明白,原来这都是自己一厢情愿,到头换来的不过是一句仅仅是朋友。

  周楚昱打开房门,一步步逼近沉晚清。沉晚清看着眼前浑然天成的儒雅男人,眼神底温柔的望着沉晚清,低声哄着说:“清清,乖,把这杯水喝了,喝了我放你出去”

  沉晚清惊恐的望着这杯水,心底清楚这一定不是普通水。

  沉晚清机械的接过水杯,一饮而尽。

  扔给周楚昱,没给他好脸色看:“行了吧”

  沉晚清正打开房间门时,周楚昱突然一把按住。

  露出一抹渗人的笑意:“清清,你可走不掉”

  这时沉晚清感觉意识不清,身体燥热,呼吸急促,下体有什么东西流出来。

  周楚昱把站不稳的沉晚清扶到床上。

  看着因燥热不断扯着自己的衣服、双腿夹紧,满脸痛苦的沉晚清。

  “清清,这几天就委屈你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wdb.cc。狐尾的笔手机版:https://m.hwdb.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