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做吗_沉靡(强取豪夺)
狐尾的笔 > 沉靡(强取豪夺) > 要做吗
字体:      护眼 关灯

要做吗

  好久不回家的沉晚清,再次回到家中,恍如隔世,沉母早就准备好饭菜,看着日渐消瘦的女儿,心里也不乏担心。

  “清清啊,你多吃一点,你弟弟这个事情对于我们家来说,确实是不小的打击,我跟你爸算了算存款加上你弟弟这几年混娱乐圈挣得钱也仅仅只是九牛一毛”

  沉父呵责制止沉母的话

  “孩子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你跟孩子说这些干什么”

  沉母在饭桌上抹拭泪水,沉晚清看着眼前的母亲,心里苦涩难忍。

  “妈,没事,我问一下我身边的人看看有没有办法解决”

  晚饭后,沉晚清坐在床边,拿起手机,看着之前周楚昱给发自己发的消息,鼓起勇气把电话拨过去。

  富有磁性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喂”

  沉晚清不知如何开口,就这样两人沉默着

  周楚昱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手机显示还在通话中

  “沉晚清有事吗”

  沉晚清没想到周楚昱能记得自己的手机号,便也没继续沉默。

  “周先生,我弟弟那件事情我有几个疑问,不知道周先生可否解答”

  “恩?什么事”

  “沉云舟是为贵公司代言,不知道贵公司是如何与沉云舟公司交谈的,为什么沉云舟公司对这件事一无所知”

  周楚昱没有回答,而是在电话那端轻笑几声。

  “所以沉小姐觉得是我干的,上次舞团的事情污蔑我,这件事还要来栽赃我,我在沉小姐心里未免也太坏了吧,那你说说我这样做对我有什么好处”

  周楚昱的反问,让沉晚清更是无地自容了,

  “但愿是我多想,要是之前我有得罪的地方,我还是那句,要是做了得罪周先生的事绝对不是无心的,还请周先生不要放在心上。”

  “不是无心的,那上次沉小姐给我的那一巴掌该如何解释”

  那晚画面突然浮现沉晚清的脑海,心想会不会是因为这件事才故意弄出这件事。

  “那天的事情,很抱歉,但是那天周先生也确实吓到我了。

  “看来沉小姐的诚意也不过如此,我还想着你弟弟这件事要怎么帮忙呢”

  沉晚清任命一般妥协:“好,周先生需要我做什么”

  “过会我给你发个地址,明天晚上来这。”

  “好”

  就这样被周楚昱牵着鼻子走,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沉晚清走向窗边,看着漫天繁星,眼泪不自主的低落下来。

  此时想跟李昭哭诉,手机依然是无人接听的状态。

  等到第二天下午沉晚清就借口离开家回了学校,看着母亲往自己行李箱不停的塞东西,害怕女儿上学生活质量变差,一边嘱咐一边塞吃的。

  沉晚清依依不舍的离开家。等回到宿舍,洗了澡,换下一身干净衣服,便打车去了周楚昱短信中的那个地方。

  荒无人烟,绕着山走了不知多少圈,终于在一座古老的城堡停下来。从外面看这座城堡更多的是阴森,沉晚清忐忑的按响门铃,从里面出来一个金发的混血女佣,女佣带领沉晚清来到客厅。

  沉晚清望着如此富丽堂皇的装饰,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能踏进这种地方,这和自己身份阶级严重不符的地方,沉晚清是排斥的。

  女佣把沉晚清带到就离开了,沉晚清站在壁画前,欣赏着价值不菲的画作,听到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沉晚清紧张的吞咽口水。

  整理好表情微笑转身,看着一身居家运动装的周楚昱,头发也越显慵懒,乖顺的遮在周楚昱的前额,似乎是刚洗完澡,尽显少年感。

  “周先生,我是专门来道歉的”沉晚清诚恳说。

  周楚昱听着软糯的女音,似乎是能激发出周楚昱内心的欲望。

  “沉小姐,之前我也有不对的地方,这样你先坐下,我给沉小姐看个东西。”

  沉晚清看着上楼的周楚昱,自己坐在沙发上等他,等了很久,有点不耐烦的抬头,却发现周楚昱一直在二楼打量着自己,他手里还拿着一个平板。

  周楚昱缓缓下楼,把平板递给沉晚清按下播放键。

  暧昧的声音传播开来。

  “啊..啊..不行了..啊”

  沉晚清看着让人面红耳赤的画面,爬在女人身上的男人一转头,沉晚清僵在了原地,这个男人是李昭。做梦都没想到李昭会出轨。

  两人全身赤裸,淫秽的画面,动物交配一般彻底释放天性。

  沉晚清没敢看完视频,原封不动的还给周楚昱。

  尽量控制住自己的语气“周先生这是什么意思,一而再再而三的设置圈套,逼着我一次次来找你,让我看这合成的视频,周先生是想从我这得到什么,陪你睡觉吗,是不是这样你就会停止这些捉弄人的把戏”

  周楚昱抿唇,低头含笑,双腿交叉坐在沙发上,看着手腕的手表,举手投足间傲气十足。

  “沉小姐,视频是不是合成的你心里不清楚吗?我说过让你当我女朋友,你不同意,所以我就只能用点手段逼迫你了,不过你男朋友可不是我逼迫他的,他只不过抵抗不住女色的诱惑,自己跳进去的”

  沉晚清握紧拳头:“我要是这次还不答应呢”

  周楚昱一副无所谓的模样,稍作思考:“听说你父母是医生,要是出现什么医疗事故,那可这辈子都完了”

  沉晚清在听到周楚昱用父母威胁,便再也忍不住了,过去揪住周楚昱的衣领:“你就是个魔鬼,你要是敢动我父母,我不怕跟你同归一尽”

  看着失去理智的沉晚清,周楚昱笑的更是灿烂。

  “没想到平时的乖乖女,竟然是这幅模样”

  沉晚清恢复理智之后放开了周楚昱:“好,我答应你,你给我三天时间我去处理我自己的感情问题,我希望你可以信守承诺放过舞团和我弟弟”

  周楚昱点头同意:“今晚已经不早了,过会在这吃饭,今天晚上就别回去了。”

  “我明天还有课”

  “乖,听话”

  周楚昱强势的态度,让沉晚清没有任何反驳的余地。

  晚饭过后,女佣带她来到了卧室,看着如此宽阔的卧室,不禁感叹有钱人的生活。

  女佣lrma:“沉小姐,这衣橱里都是衣服,睡衣也在里面”

  沉晚清点点头。

  等到女佣离开之后,沉晚清找了一件睡衣,便进了浴室。洗完澡整理好一切后,发现周楚昱正靠在床头看书,应该是刚洗完澡,穿着浴袍,V领露出胸膛,诱惑力十足。

  “我不习惯和陌生人在一张床上睡觉”

  “那就尝试习惯,过来”

  沉晚清走过去,掀开被子躺进去,尽量往床边靠,沉晚清闭着眼却怎么也睡不着,也不敢乱动。

  周楚昱似乎发觉了沉晚清没睡着便伸出胳膊把她捞过来,看着突然放大的脸,沉晚清心脏漏了一拍,转过头平躺说:“你是要做吗”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wdb.cc。狐尾的笔手机版:https://m.hwdb.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