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女大不中留_靠抽奖在年代文里躺赢
狐尾的笔 > 靠抽奖在年代文里躺赢 > 第38章 女大不中留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8章 女大不中留

  ◎【三更】◎

  见自家老娘这么关心招工的事,赵老大忍不住笑了,随即直接了当地问:“我们厂里确实是在招临时工,总共招二百来人吧。您这是想让您哪个孙子进我们厂啊?”

  钱宝茹的脸上并没有露出捅破心事后的尴尬,她表情淡淡,理所当然道:“我想让正西去试试,你在厂里干了这么多年,理应要多帮帮他才是。”

  这回,赵老大是真的惊讶了。

  竟然不是小桃花,也不是赵老四其他几个儿子,而是最木讷的赵正西?

  这换成谁都会感到意外吧?

  “娘,我能问问为啥你要帮他吗?”

  只见钱宝茹长叹一口气,解释道:“正东现在厨艺不错,算是有了手艺将来饿不死;正南那孩子胆子大脑瓜还活络,将来一定是个有出息的;而正北现在也在偷偷干着小买卖,哪怕他啥也不干,将来也能靠长相给人当个上门女婿。只有正西既不会手艺,做事也不够圆滑让人操心。如今他离婚的事闹得全屯皆知,性格也比从前更内向了,所以我就想让他换个环境闯一闯。”

  其实,她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没有说,那就是赵正西为了她和林杏儿结婚误了一生,每当想起这事儿她心里头就难受得紧。

  赵老大听完这些陷入了沉思,过了半晌才说:“行,我回去帮他报个名,但走后门的事我是坚决不会做的。”

  见他同意了,钱宝茹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模样,“我相信正西有那本事进厂,你只管帮他报上名就行。”

  此时,在隔壁的赵老二家。

  李英气呼呼地坐在炕上,嘴里说得尽是对赵桃花的抱怨,赵老二在旁边越听越皱眉,终于忍不住呵斥道:“你还有完没完?机械厂招工二百多人,没有正西也会有别人报名,人家正西报名怎么了?机械厂是你家开的啊?”

  李英见他胳膊肘往外拐,被气得红了眼圈,“那个桃花就是故意的,听说向进要报名她也跟着要报名,其他事咋没见她这么积极呢?”

  处处都与她家作对,太可恨了!

  “正西要报名你还能拦着咋的?别一天天想那么多用不着的,洗洗赶快睡吧。”

  李英望向一脸不耐烦的丈夫,心中更是气闷不已,她脑袋一转看向窗外,打算明天去苗苗那里诉苦,让其帮着出出主意,想想这事该怎么解决才好。

  这一夜,屋外又飘起了雪花。

  与他们的家长里短比起来,赵正南的新房里处处透着温馨,烛火晃动,旖旎一室……

  第二天一早,赵老大和王秀枝回了县里,李英拿着几件自己做的小衣服去了沈家。

  如今的赵苗苗已经有点显怀了,她见李英来了便知道对方一定是想跟她聊昨天婚宴的事。

  其实她也挺好奇孙家为什么会答应这门亲事,毕竟赵家在屯子里是出了名的穷,再加上赵正南的名声也不咋好,怎么会有好姑娘想要嫁给他呢?

  没准也跟她一样,是肚子大了才不得不结婚的。

  因为有孕在身,现在家里所有活儿都是王小芸在干,赵苗苗每天只要吃吃喝喝,负责养好胎就行,这让她恨不得生完这胎后赶紧再怀一个,这样就可以继续享福不用干活了。

  母女两人当着王小芸的面走进沈天柏的房间,末了还不忘把房门关了个严严实实,王小芸见状鼻子差点没气歪了,但一想到赵苗苗肚子里还怀着孩子,她只能把一肚子气硬生生地咽了下去。

  房间里,李英坐在炕沿边,把自己所做的小衣服放在炕上铺平,然后笑呵呵地说道:“这是我最近做的,昨晚才做好,等孩子出生现做可来不及。”

  赵苗苗只是耷拉下眼皮瞧了一眼,便收回视线客气地说了声“谢谢”。

  她觉得以沈家的条件,去市里的百货大楼买衣服都不为过,她才让自己的孩子穿这种粗布,到时候细嫩的小皮肤都该磨红了。

  见屋子里除了他俩没别人,李英探过身子小声问道:“你去没去皮大夫那里把个脉啊?让他瞧瞧这胎是男是女?”

  如果是男孩儿她就不用再担心女儿在沈家的地位,万一是女孩儿……那估计王小芸就又该闹了。

  “还没去,我觉得看不看都行,我有预感他应该是个男孩儿。”其实对于是男是女,赵苗苗的心里也挺忐忑。

  她不是不想把脉而是不敢把脉。

  为了转移当下这个话题,她装作若无其事地问:“昨天赵正南的喜宴怎么样?有没有发生什么事?”

  一提到这个,李英这才想起自己此行的主要目的。

  “你可别提了,赵桃花那丫头差点没气死我。”

  说着,她把昨天的前因后果叙述了一遍,语气中尽是对赵老四一家的厌恶。

  赵苗苗听完“噗嗤”一笑,觉得是她大惊小怪了。

  “娘,赵正西是个什么性格你还不了解吗?把他放在人堆里都不敢放屁的主儿,你觉得机械厂能要他这样的人吗?”

  李英品了品这话忽然觉得很有在理,心中的闷气终于消除了大半。

  “那万一赵正西真成了临时工,而你弟没成功,那我李英多丢人啊?”

  想到周明澜会嘲笑自己的模样,她打心底里无法接受。

  为了提现出自己的能力,赵苗苗眼珠儿一转,开始大包大揽起来,“你放心吧,我婆婆他弟也在机械厂上班还是个小头头,不如我找她帮忙说一下吧。其实最好的办法还是让我大伯帮忙,可惜他是个公私分明的人,根本说不动。”

  “确实,昨天我跟你大伯娘求了那么久,她也没吐露半点口风,等以后她要是有求于我的时候我一定不帮她。”

  关于赵家上一辈的事,赵苗苗不想再听下去,她倒是挺好奇赵桃花和沈之初的关系现在怎么样了?

  前段时间,当她听说沈之初要追赵桃花的时候简直是吓了一跳。

  后来经过一分析,很快便冷静下来了。

  那沈家大伯可不是个好摆平的人物,哪是赵桃花能攀附上去的?

  就算沈之初再喜欢,胳膊最终拧不过大腿。到时候就是她看笑话的时候了,她现在巴不得这俩人能够处对象,到时候屯子里就没人再传她抢沈天柏的旧闻了。

  李英和她的想法差不多,于是把赵桃花的近况和她说了一下,最后不禁羡慕道:“赵家上下现在都不待见沈知青,也不知道沈知青能坚持多久,你说你咋就碰不到这么好的男人呢?同样都姓沈,差距可真大。”

  赵苗苗不自然地抿了抿嘴唇,十分明了她娘的意思,她很想替沈天柏反驳两句,却怎么都反驳不出来,只因为作为一个丈夫,他的确在方方面面做得不咋样。

  就比如她现在怀孕在身,一般男人都会在不忙的时候选择留在家里照看,她也不指望他能为自己做些什么,只要人在身边陪着就行,可就连这么简单的要求他都做不到。

  其他的,她还能指望他什么呢?

  见女儿沉了脸,李英这才发现自己说错了话,她连忙赔笑道:“天柏那孩子还是太年轻,等过几年就稳当了,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养好肚子里的娃。”

  “嗯,我会的。”赵苗苗不自觉地抚上小腹,决定不再乱七八糟下去。

  只要沈家有钱,沈天柏爱咋咋样吧,她和肚子里的娃一样能把日子过好。

  ……

  入冬之后的冬山屯,处处枯黄显得无比萧瑟,可下雪之后又美得不像话。

  为了讨赵桃花的欢心,沈之初特意做了一个冰车,准备带她去河边滑冰。

  但赵桃花却说滑冰这种项目两个人玩没意思,于是把秦秋香和赵正北也带了去。

  当听说她要和沈之初去玩时,赵正北是不赞同的,但熟知自家妹子是个执拗脾气,他只能闭紧嘴巴陪着去,以防沈之初的不轨之心。

  这样的季节来河边玩的不止他们几个,有人在河上打陀螺,有人在滑冰车,好不热闹。

  他们找到一处没人的地方放下冰车,秦秋香毫不客气地坐了上去,嘴里还不断念叨着“给我棍子,我要棍子”。

  赵桃花见状赶紧怼了怼沈之初的胳膊示意他交出冰车的棍子,他无奈一笑,只能把棍子递给秦秋香。

  紧接着,赵桃花又对赵正北安排道:“哥,你看着点儿秦姐,这任务就交给你了。”

  “……”赵正北想说不愿意,但秦秋香已经杵着棍子划远了,他只能不情愿地追了过去,越追越远……

  望向那两道逐渐变小的人影,沈之初扬起嘴角,柔声问向身旁,“没了冰车,不如我拉着你一起滑吧?”说着他伸出骨节分明的右手,掌心向上,以期待对方能给自己这个机会。

  赵桃花忍住笑,先是朝周围扫视一圈,见这里挺偏僻的应该没人会看见,这才把自己的左手轻轻放到他的手掌里,瞬间温热的触感包裹住她的,一股痒意顺着手臂爬进了心房。

  与此同时,沈之初的那颗心又开始欢跳起来,他紧紧握住女孩儿的柔荑,唇角不可抑制地上扬。

  到后来就连两人是怎么从冰上滑出去的,他都记不得了。

  冷冽的寒风在耳边吹过,他们却感觉不到寒冷,赵桃花紧紧盯着冰面,心情被一种刺激的感觉所愉悦。

  另一头,秦秋香滑着冰车都快玩疯了,可苦了在后面拼命追逐的赵正北。

  他心想:难怪桃花那丫头非要带自己来不可,原来是让自己当苦力来了,如果时间能够倒流,他一定不会再跟着凑热闹!

  等回家,他一定要去他娘那里告状!

  真是女大不中留!

  ◎最新评论:

  【加油!客官,您点的营养液,本店接受以更新来付款哦。往小树坑里浇营养液,会长出参天大树吗?】

  【秦秋香被谁害得呀】

  -完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wdb.cc。狐尾的笔手机版:https://m.hwdb.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